看過記錄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青樓染了紅血(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南國正是危難之際,作為朝上大臣,你們不為國事着想,白晝當空,就到這等下三濫之地風花雪月,還討論着叛國事,實在當誅!」

    副官手上滿是血,他不是第一次碰血,身經百戰的他從死人堆里鑽出過三四次。書神屋 m.shushenwu.com他的生命力頑強的像只蟑螂,可他從不做污穢骯髒之事,他知道自己為何而戰,為何拿起武器,不像眼前這些士卒執迷不悟。但他有一件事實在想不通,作為南國人,為何想着投靠南商?

    南商雖說是出了名的大國,當今世上威名最盛。可投靠他們,等於拋棄自己的國家,這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先祖和家人?正是因為這點,副官才這般惱怒,即便手上滿是同國人的鮮血也在所不惜。他們不讓開,便是敵人!

    「洪浩,出來受死!」

    副官吼叫聲粗獷,可降臨其前的,是兩位陰邪長袍的修行者。

    街上百姓已躲到店鋪中,不敢出門,唯恐被牽連,而此時修行者加入戰鬥,兩頭大蛇嘶叫聲帶着腥臭蔓延。於其下,副官顯得極為渺小,令百姓們不由擔心。洪浩之名,早已臭名昭著,不知這些人為何還要幫他,可副官臉色未變,沒退後半步,只是失望至極。

    「謝磊,即便你再英勇,體內氣脈也不通,只能做個普通人,你覺得能斗過我們?若你識相,便滾回去告訴你家皇帝老兒,讓他夾緊尾巴做人!」

    謝磊笑了,左右相顧,似在看街邊兩個乞丐高談闊論。陰邪二人豈能忍受這等譏諷,身邊大蛇嘶出一股狂沙,無奈謝磊站的很穩,身邊人在哀叫,可他手中大刀插入地中,不退半步。

    「楊文!李武!當初你們流浪到俞谷,是陛下收留你們,唯恐你們無法施展抱負,便讓你們受洪浩派遣,旨在讓你們監視他。可你們這是失了智?既為虎作倀,喪盡天良!」

    街上店鋪門窗,棋杆皆倒,便衣的士卒即便人多,可吃了癟。但他們身前,謝磊面布黃沙而氣不改,視百十士卒及十一位修行者而不畏。這等氣度,令便衣士卒們聚到其身後,誓死也要完成任務!

    「以前的事都過去了,謝磊,我看你這麼勇猛,不如加入我們。否則你這麼賣命,有什麼好處?你只不過是個六品武將,還是個副官,你做的,和得到的遠遠不成正比,可眼前有扇門,走進來便是榮華富貴,黃金任你用,女人任你選!」

    「我為的是南國,不在乎官銜品階!即便我只是個大頭兵,也要衝在前頭,將每個對南國不利之人送下黃泉。若無忠義,何以為人?」

    黃金珠寶臭,忠心肝膽稀!舉刀,謝磊喝道

    「沖!」

    猛將無慫兵,謝磊高聲吶喊,沖在隊伍之前,將留仙居中的絲竹聲蓋過。洪浩覺得一切能扭轉,便面色平淡,可一樓門外,十一位修行者已有九位變了位置。他們沒有任何解釋,只是發起毫不留情的攻勢,欲將楊文和李武置於死地。

    「你們這些叛賊!」

    楊文頂着黑眼圈怒指,可忘了誰才是真正的賊。即便他和李武有尊境枝茂的實力,面對九位尊境幼齡的強者,還是敵不過,敗下陣也是早晚的事。他們被拖住,謝磊便腳踏盾牌刀砍頭,離留仙居更近一步。

    南國士卒在外沒有尊嚴,他們被認為是軟弱貨,可他們即便是水,也將呈大濤之勢,衝垮萬丈堤壩。

    謝磊一刀橫掃一片,於哀嚎聲中激昂的踹開留仙居大門。

    門落,二樓廳中的洪浩慌了,上前時,見到謝磊瞪眼的猙獰樣。

    「上!」

    洪浩肥頭大耳,正準備逃,可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致我的預言 再睜眼,星途坦蕩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魅,骨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