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埋葬自己(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大師姐在這條路上坐了許久,這是她刻意挑選之地,沒有任何人打擾,沒有任何人會發現。一筆閣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她就這麼坐着,像一旁的松樹,不曾挪一下腳步。

    在學院的百年裡,大師姐見了無數離別和死亡,比這悽慘的還有很多。可夏蕭和舒霜的存在太過特殊,還有,大師姐困惑於黑暗中女子的實力。她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她的實力會那麼強,那等存在,為何副院長等五位老牌強者沒有感應到?她覺得裡面有貓膩,可想不透,猜不通。

    等山頂傳來急切的呼喚,大師姐才化作一片桃花花瓣,輕輕的落在路上,像一個標記。這個實力的她能做到億萬分身,可集中注意或戰鬥時,還是要集分身於一體。

    山麓中,夏蕭的事已傳開,他昏睡了一天一夜,現在聽說,已醒!

    大夏的學子們很久沒聚在一起,可討論的,卻是如何安慰夏蕭,而非自保或對付南商。作為同屆中當之無愧的天才,夏蕭從來都是他們常提在嘴上的人物,從來只是自豪或羨慕,從未像此時這般同情。

    無論是出於同國還是同情,他們都希望幫到夏蕭,可討論許久,沒有任何結論。比較了解夏蕭的蘇歡讓大家散了,別做這些無用功。她知道,心裡難受的夏蕭不想一遍又一遍說自己想靜靜,更不想說自己沒事,不用擔心那種屁話。

    姒清靈的腦海里,夏蕭永遠冷冷清清,偶爾邪魅一笑,展現出莫名的自信。那張只能算清秀的臉上時常帶着謹慎,將大夏人的品質展現的淋漓盡致。可他現在,該是怎樣的表情?

    夏蕭比姒清靈蘇歡想的要平靜,也比她們想的要悲傷。他面無表情,耷拉着眼皮,眼裡喪的要命。偌大的草甸上,逐漸滴下他的淚,濺起一片璀璨。夏蕭想起自己和舒霜第一次走上山腰的場景,想起舒霜為自己撐的大紅傘。那把傘她特別喜歡,從大夏帶到了這。

    即便今日天朗氣清,可夏蕭處在大雨滂沱里,心情失落的像夏末的桃葉,看着地上腐爛的蜜桃,想隨它而去,可掙不開樹枝,逃不脫命。

    脖子上的項鍊很輕,可夏蕭像掛着千斤重的鋼鐵,他的頭不禁往下低,看自己的黑鞋,上面縫着兩根白線。

    以往別人都說舒霜像夏蕭的小侍女,什麼都幫他做。夏蕭雖說承認舒霜的能力強,可不想貶低她。她分明是走首教會的小公主,憑什麼到自己這就成了小侍女?他又不是霸道的山頭賊王。現在回想起來,別人的看法果真有些依據,舒霜像個小侍女,自己的鞋子上,都被她縫上兩條白色橫線。

    夏蕭一直不喜歡過多裝飾自己,若要戰鬥,臉都不想洗,血會濺的到處都是,幹嘛急着打扮自己?舒霜不同,她一個小女生,想着法子給夏蕭加些簡約的裝飾。黑鞋腳腕下的兩道白線,便是她的傑作之一。

    小鎮小巷裡,四處都是舒霜的影子。她會安靜的走,步態優雅自然,不經意間便成了天地水墨畫中的一個角色,

    黑瓦白牆,簡易卻令夏蕭頓足,他該如何給師父交代?該如何讓自己心安,繼續修行?

    客廳太小,顯得曉冉個頭太大,她滿懷期待的看着夏蕭。可他只是結出手印,隨後回了自己房間,關上了門。

    曉冉想敲門,讓他吃些東西,他已許久沒喝水吃飯。可句芒擋住她的去路,其意明顯。

    「他將我們叫出來,就是為了陪你,這是他最後的細心,別打擾他了。」

    句芒語氣很柔,可曉冉心裡依舊不好受。舒霜離開,她也心疼,可夏蕭這樣,她更開心不起來。平日神經大條的禍斗今日也沒了吃飯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吞天戰王 彩色青春不打烊 亂界之城 海棠志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