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她比來時悲傷(上)(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清尋子曾對舒霜說,她是一個裝着純淨元氣的容器,等純淨元氣用盡,她這個瓶子也會破碎。書神屋 m.shushenwu.com舒霜一直很注意,她能感覺到體內力量的多少,所以從未輕易使用,從未浪費。但現在,先前釋放出的純淨元氣已被黑暗衝撞至碎,她若不將體內的純淨元氣用完,夏蕭就得被黑暗淹沒。

    舒霜扭過頭,被淡藍色元氣充滿的眸子裡全是夏蕭。他展開雙翼,手握朴刀,體內所有元氣都聚集在朴刀上,似想將黑暗撕開,然後衝出去。

    「舒霜,準備走。」

    夏蕭抬頭,舔了舔舌頭,雖然有些冒險,甚至有些不切實際,但除了如此,他想不到其他辦法。他永遠都這樣,與其束手就擒,不如放手一搏。這樣就算輸,也沒遺憾。他的眼睛裡全是狂熱,元氣雖枯竭,可求生的心,強烈的像火山裡的火。

    四周的純淨元氣被破開一個洞,即便夏蕭再冷靜,都慌了起來。

    「舒霜?」

    走不掉的,只有使用純淨元氣的舒霜才能感覺到,這片黑暗真的沒有邊際。它遠遠不像表面那麼簡單,這片草原,不及它百分之一,黑暗撕破了空間,成為了新的世界,他們逃不掉,他們現在的力量沒法突破,唯獨等,等更強的人注意到這。

    轉身,舒霜開始用瓶底的純淨元氣。她抱住夏蕭,淚水都來不及流下,便捧住夏蕭的臉,極為深情的說

    「夏蕭,一定要記着我,我會回來的。」

    舒霜和夏蕭的額頭碰在一起,滾燙的眼淚滴在夏蕭的臉上。他不懂舒霜為何這般,可像有大事發生。

    整片黑暗裡,只有舒霜身上的光亮最為醒目,她敞開懷抱,抱住夏蕭,將他埋在早已熟悉的溫軟中。隨後,她帶着哽咽,轉身投向黑暗,以破釜沉舟之勢,像要阻擋一切傷害夏蕭的事物。

    舒霜來不及思考,來不及猶豫,她心裡始終記着,自己是夏蕭的長護使,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夏蕭時的自我介紹。現在,她和以往許多次一樣,盡着一個合格長護使應盡的職責,擋在夏蕭前面,擋在所有已知未知的危險前。即便是再鋒利的刀刃,為了不讓夏蕭受傷,舒霜都要主動撞上去!

    夏蕭見她投身於黑暗,扇動羽翼,想去抓她的手。可舒霜如墜深淵,再也回不來。一霎,她消失在夏蕭眼中,像已至深淵之底,夏蕭再也尋覓不到。

    手指的方向已恢復黑暗,再無舒霜裹着大衣的身影。夏蕭心亂如麻,再看自己的手掌,上面既飄着極為濃郁的淡藍色元氣。這股元氣本屬於舒霜,所以夏蕭好奇,是先前額頭相碰時傳給自己的?

    他不敢確定,可夏蕭最想知道的,還是她要去哪?

    「舒霜!」

    夏蕭呼喊着,聲音在黑暗裡傳遞不開,可舒霜還是聽到了。她淡藍色的眼眶裡全是淚,珠般大小,灑在黑暗中,即便再晶瑩,也破碎成了虛無。

    舒霜沒有回頭,只是堅定的撲向黑暗裡的女子。後者披着戰裙,裹着面紗,一雙丹鳳眼妖艷而尖銳,妖媚到了骨子裡,風情萬千都難及。

    「別想傷害夏蕭!」

    舒霜舞動殘損的純淨元氣,可女子只一抬手,舒霜身上裹着的兩件棉衣頓時破碎,成了塵埃。其下的衣服也難保全,腰間繫着的香囊,像被火焰燃燒至盡的白紙,於黑暗中化作一縷煙,就此消失殆盡。

    衣服被黑暗暴力的撕掉,它張牙舞爪,還準備將舒霜的身體肢 解。女子從不在乎自己招式的美觀,任何花里胡哨的東西都不及碎片來的絢爛。

    舒霜咬着牙,小臉極為倔強,她清楚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穿越之無限錄 網遊之重回歷史 你所謂的所謂 海棠志 皇都十八號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