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萬千桃花成木林(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戒備——」

    王庭城東,百十強者背陽而立,臉上黑的不像話,像抹上一層鍋灰。筆硯閣 www.biyange.net這可是他勾龍邦氏的帝都,不管所來之者是誰,不管黑暗中戰鬥的人是誰,都未免太不尊敬人,太不將他們放在眼裡。此時,見着乘鯨之人前來,頭銘狼紋的男人提聲怒斥。

    「所來者誰?滾出我龍氏草原!」

    方海一聽,頓時惱了火,自己來提醒他們抵禦接下來戰鬥的氣浪波動,他們既如此不知趣,這還了得?

    學院向來不強壓學子教員的脾氣,身而為人,若不怒不喜,才是奇怪事。而且這觸怒了學院,如果方海沒有作為,豈不是給學院丟人?無論是哪個理由,都是方海此時的藉口。只見這個精壯的男人雙腳離鯨,掄起手掌,狠狠一巴掌抽在城東高牆上的男人臉上。

    光頭上的狼紋栩栩如生,這種可群居,可孤傲獨行的生物被生活在這片草原上的原住民深深崇敬。可此時,即便男人有再暴的脾氣,都不敢發出來,即便身邊的百十強者聚集也一樣。因為他眼前這個男人看似偏瘦,手掌上的力度已有尊境曲輪之能。

    望觀整個勾龍邦氏,最高的實力也就尊境曲輪。而他,只是尊境生果的巔峰,看似距曲輪很近,實際極遠,像隔了一條漫長的河。跨過去便是一個新的世界,可難得是無橋無舟,難渡!

    「我寧神學院正在除魔,休得放肆!」

    寧神學院四個字最具說服力,勾龍邦氏難以與之比擬,那些眼睛被嚇得落到地上的人也算明曉原因,清楚此人為何能令自家國中武力值巔峰的大將軍支言不語。後者不是不想說話,而是不能,他直接愣住,現在緩過來,已要單膝跪地,以此行禮。

    這種蠻人的禮節代表對方海實力的畏懼,可他瞥到天空一閃而逝的流星,語氣急促起來。

    「準備好抵禦風浪!」

    若有時間,他定要數落一番這些傲慢過頭的蠻人,除了學院,走首教會、冒險者工會、棠花寺、擎天宗,哪個他們惹得起?別說這些超級勢力,就連大夏,他們現在都敵不過。若如此還不禁口,早晚得亡!

    方海說罷,升空待命,他雖說很少和大師姐交談,可後者的實力,已至問道之上,那一出手,還不得毀天滅地?

    天空流星再一閃,一道裹着淡白素布的女子已停於黑暗上方。她如突然展翅停下的鳥兒,帶起劇烈的狂風。風中,無數桃花花瓣如驟雨唰唰下射,速度可趕箭矢。這些看似柔軟的花瓣輕而易舉的突破黑暗,令方海望之心悸。他們之間,隔着的恐怕不是山川溪流,而是海天。

    花瓣在黑暗中摸索,將兩具屍體緊緊裹住,隨後包住一塊極小的,不知名的東西。

    「滾出來!」

    大師姐才不管那些雅規教導,開口便是罵。這黑暗中的賤 人,但凡光明磊落一點,都做不出如此齷齪之事,既然抓着這點空隙,殺了兩位教員,還害死舒霜。

    淡粉花瓣與黑暗格格不入,後者即便再怎麼阻攔,也擋不住它們。它們無刀鋒利,可能切開世間萬物,比如此時的黑暗。它難以於刀劍下斷,可被桃花切割,像被分塊的黑巧克力蛋糕,被叉子穿出無數個洞。

    黑暗裡,女子抬頭,看黑暗外的臭丫頭,不禁皺眉,雙手再次合攏。眼中,保護住夏蕭的藍色光球早已龜裂,只差最後一口氣便可破碎,可她還是驚愕,舒霜捨命的力量,既然這麼強?早已超乎她的想象。

    女子先前的幾次進攻都用了全力,可還是難以將其破開,眼看就要成功,可射進黑暗的花瓣忽的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網遊之重回歷史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時時戀你于楓中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