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未知未知無人知(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先不說別的,光找到上山的路,就夠胡不歸震驚。筆神閣 m.bishenge.com夏蕭和舒霜的不凡他是見識過的,作為走首教會教皇之徒,他們的天賦高於所有人,可這個速度,還是太快了,快到他難以置信。還有舒霜這等情況,特殊到千萬中無一,起碼他在學院的百年裡,從未有人如此。

    夏蕭和舒霜眼中有着難以按耐的迫切,想知道斷路的原因。可胡不歸準備先將阿燭安置好,舒霜的事,一時半會解釋不通。

    「寫完這篇字便自行休息,若我回來的晚,就用我教你的吐納之法感應元氣波動。」

    阿燭點頭,示意知道了。可夏蕭和舒霜又做出什麼事了?她剛才只聽到大概,上山的路是指通向山頂的路嗎?阿燭有些好奇,四周的森林她都去過,但沒路啊!她準備再去看看,說不定也能找到自己的路。

    想着,阿燭強按自己激動的心,將最後一行字寫完,然後匆忙收了筆硯,踏上鞋,朝森林跑去。

    雨小了,阿燭便沒有撐傘,於毛毛細雨中跑得飛快。不過比起她跑向食堂的速度,還是慢了些。

    修行是好,可吃飯更好,民以食為天,阿燭以食為天地。她永遠不懂為何有的修行者辟穀不吃飯,反正她是不會厭煩油炸鴨腿飯的味道,大餛飩也好吃。

    雨水濺的到處都是,阿燭眼裡的森林也近了,她撥開灌木叢看其後,許久不見自己的路。草甸邊緣泥濘,有一處全是腳印,不知為何,阿燭想起夏蕭和舒霜。

    腳印之後的灌木叢被阿燭撥開,濕漉漉的枝椏令她有一種在山村割豬草的感覺。因為它們等着吃,她必須一早就去。那時全是露水,沾濕褲腳和袖口,微涼不說,還粘着皮膚,有些難受,可早習以為常。

    手掌上雨水滑落,阿燭驚喜起來,因為灌木叢後的路,赫然呈現在她眼中。阿燭順着腳印走到路旁,抬起腳掌去碰。那股真實,令其滿是小水珠的臉上頗為興奮,心想自己連元氣波動都沒感應到,就找到了自己的路,真是個小天才!

    阿燭沒有踏上去的欲望,他只是飛快跑回去告訴師父,這可是大事!恐怕師父聽到,也不會因為自己沒有練習吐納而生氣。

    木榻上架着火爐,上面燒着水,烤着幾塊糍粑,逐漸有了米香。圍在它身邊的胡不歸頗為悠閒,沒有半點焦急,令夏蕭抬了抬眉。舒霜拉住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着急,在前輩面前還是要以禮為先,不要催促。可夏蕭怎能不急?他開口便問

    「前輩,這種事有過先例嗎?」

    舒霜竊喜,可也暗自祈禱,希望前輩給出的答案近乎人意。

    「沒有。」

    兩個字便令夏蕭和舒霜心涼了半截,可看胡不歸,他倒不算特別沉重,像面對的只是平常事。

    「別擔心,這種事並不代表什麼。山麓到山腰的路代表天賦,山腰到山頂的路便是造化,造化分高深,分長短,可與命運無關。你們的路在一起,便說明造化相近,可你的路從中截斷,表明造化終止,或者有所改變,但並不代表你和夏蕭的命運相差。」

    胡不歸說的輕鬆,可夏蕭仍有疑惑。

    「前輩,既然沒有先例,您是如何推算出這種結論的?」

    這等質疑有些冒犯,夏蕭也為之解釋。

    「還請前輩不要見怪,我只是圖個心安。」

    胡不歸德高望重,不至於因為這種小事動怒,可說起自己的依據,便是一番極長的故事。

    「大師姐比我更早來到學院,登山百十年,可始終無法上去。她借桃花釀入了問道,便始終沉溺於酒,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穿越之無限錄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端腦宇宙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