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二十章 群山里,一條路(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涼風帶着雨,猛地朝夏蕭衝來,令其身體微微後仰。一筆閣 www.yibige.com因為冷,他攥緊朴刀,可眯着的眼睛看的很清楚,門外什麼都沒有。

    門外是庭院,其外是巷道,它們被雨籠罩,在黑暗中洗清了平日的塵埃,卻比平時更黑,像染上一層濃墨。

    涼風瑟瑟,夏蕭卻沒退回房間,而是走了出去。他下意識關上門,因為舒霜還在睡覺。

    「誰?」

    夏蕭再次發聲,不顧從屋檐邊飄下的細雨。他朴刀指地,似隨時做着戰鬥準備。敢在學院裡裝神弄鬼,當真不識趣。夏蕭的元氣擴散,可沒感覺到氣息,下雨天適合水行感知,可他依舊沒察覺到任何人。

    雨滴在地面破碎,若一朵綻放的花朵,從一滴水珠變成無數半透明的花瓣。它們出現在夏蕭眼裡,像雨滴從高空落下,不斷輾轉時嶄露優雅溫柔的舞姿。這些眼裡的東西在夏蕭眼裡不經意間放大,並變得格外清晰。

    雨匯集成地面的河,從牆邊的一排洞孔往下流,發出悅耳的潺潺聲。而夏蕭散發出微弱水行光芒的眼裡,猛地換了個場景,成了黑白小鎮外的草甸。

    枯黃草甸像荒原,此時干碎的草葉在水中流動,像被碾得破碎的草藥。其上,有一道本不該出現於此的身影。那是一位女子,看起來正年輕,籠罩在氤氳的光里,令夏蕭看不出她的任何特徵,只能看到她身襲一落淡藍色長裙,其下玉足赤着,落在滿是水的草甸上不知涼不涼。

    應該很涼,夏蕭也覺得涼,因為風吹在身上,令其忍不住發抖。可看那不知年齡不知相貌的女子,此時正懶散的漫步,想用自己的雙腳丈量整個大荒。她走的很慢,走的隨意,沒有故作高雅,沒有嶄露野蠻,她就像一個普通人,可身邊的氤氳光亮,令夏蕭着迷。

    走出一段路,氣質極好的女子扭過頭,似在看山腰的小鎮,似在看夏蕭。這陣受寵若驚令他扭頭瞟了瞟,看身邊有沒有其他人。他雙眼空空,只有那女子。她站在原地注目許久,看得夏蕭心虛。

    這樣的女子不算特殊,沒有舒霜文靜優雅,沒有阿燭大大咧咧,可有一股別樣的氣質,像可載船容山。

    見夏蕭站在原地不動,女子抬起了手,似在呼喚夏蕭,想讓他跟上自己的步伐。她細手如玉雕琢,令夏蕭心裡一顫,想跟上去。可抬起腳步時,原先未曾感覺到的雨水飄到他臉上,令其一瞬清醒。

    眨眼時,一晃神,夏蕭如在夢中做夢,可又回到較淺的第一層夢境。他皺起眉,這才注意到自己站在房間前,而非草甸上。

    看小鎮外之地,夏蕭總覺得那女子的存在不是虛假的幻影,所以手臂朝天,撐起一把傘,並下意識提着朴刀,朝草甸飛奔而去。

    夏蕭跑得極快,一路濺起無數水花,沾濕褲腿,打濕屁股後的布料,甚至甩到後背。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快速離開巷道,跑到草甸上。

    冬日的草甸沒了春夏的柔軟,土都被凍僵。因此,水難以下滲,都停留在表面,令此處像一個只剩湖底的大湖。至於上山的斜坡,難以令這裡的水流下去,就像山麓的元氣不及山腰那麼充盈和純度高。

    踩到草甸上,夏蕭的鞋子一瞬被浸濕。秋冬之際的雨,比雪花涼得多。

    四處遙望,卻不見女子身影。這片草甸沒了她,便沒了先前的光亮,只剩一片漆黑,浩大的雨聲都不再重要。

    夏蕭皺眉,跑到她先前所立之地,朝向她先前面朝的方向,接受如雨點般打來的疑惑。

    她從何處來?又到何處去?

    夏蕭不知道這號人是否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雪獸 致我的預言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王者之神秘商店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