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少女的裙擺(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不知從何時起,冰原不再是一個名字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形容詞,形容冷酷無情,管他哪方的天驕翹楚,到這都沒了頭頂的光環,只剩狼狽和謹慎。筆下樂  www.bixiale.com這片冰原風雪極大,且從不停息,小到睫毛眉頭結冰,大到肉身僵硬,化作冰滓。

    頂着風,四人如逆流之魚,硬生生在冰雪中開出一條道來。母星龍和加娜兒在前面頂着,即便風雪再大也一臉淡定,他們早已不是第一次來冰原。可夏蕭和舒霜結着冰霜的臉上,卻難以掩蓋震驚。

    夏蕭始終在大夏生活,去的最遠之地便是東海和學院,冰原還是頭一回來。雖說舒霜隨着清尋子去過很多遙遠之地,可冰原只有邊部有人,那些地方遠沒有此處惡劣。

    身邊刮過的大風帶着手掌大的雪花,再硬些便是冰雹,有些駭人。它們在空中地上翻滾,可傷不到夏蕭四人,因為他們已靠着一塊巨石停下。

    「還有多遠到?」

    加娜兒問出夏蕭和舒霜都想知道的問題。來之前,他們沒有告訴夏蕭和舒霜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是說有一處寶藏要尋。在山腰也是有任務的,所以夏蕭和舒霜沒有懷疑,可他們已走很久,體力逐漸有些不支。

    夏蕭上次這樣還是在萬靈谷,已經過了整整一年,實力雖說提升,可所來之地,還由不得他猖狂。

    「根據冒險者工會提供的地圖,還有十公里。」

    「還遠。」

    作為學院教員,加娜兒並不矯情,這個和女性掛鈎的詞與教員無關。她毫不猶豫的背對巨石坐下,暫且歇息。他們之前走了四十公里,相比之下十公里算不得什麼,可夏蕭和舒霜當前的狀態,難以走下去。兩人也意識到這點,當即盤坐,結出「合」字印。

    夏蕭運用水行,於此處元氣恢復的很快。舒霜雖能運用風,可此處風如浪,超出木行範疇,她恢復元氣的速度便慢之又慢。

    現在本是閒暇時候,四周只有風雪,巨大的嘶吼將細小聲掩蓋,便沒了那股吵鬧,只剩一股別樣的寧靜。可其下,母星龍和加娜兒雙眼謹慎,都盯着夏蕭和舒霜,一隻小蟲想靠近他們都成了難事。

    母星龍和加娜兒都沒開口,可極有默契,一人負責一個方向,在照看夏蕭和舒霜的同時警惕四周。

    冰原四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像極為純淨之地。可這片凍土下埋了太多屍骨,說不定他們現在所認為的巨石,便是某頭誤入冰原的荒獸。而他們所坐的厚雪之下,便是某個倒霉傢伙的臉骨。

    天地白過頭,便和黑暗無異,四處都隱藏着危險,像隨時會將人吞噬。白色的黑暗那頭,一股力吸引母星龍的目光,令其久久注視。

    「喂!」

    坐在雪地里的加娜兒踢了他一腳,母星龍這才緩過神。

    「感覺有人。」

    母星龍是水行,對這片天地的感知遠超加娜兒,所以他一語驚得後者起身,並低腰準備抵擋某種未知的攻擊。

    「哪?」

    泛上木行元氣的眸子在這片天地沒了原本的生機,可加娜兒不敢放鬆。除了在學院,她不敢將大腦放空。

    母星龍覺得棘手,他也不知道對方在哪,可肯定冰原里有人。他像隱藏在黑暗一般隱藏於風雪,像鑽在綠草里的青蛇,像投入大海懷抱的,完美的隱匿令人找不到蹤跡。

    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用,風雪都變得詭異,呼嘯聲如鬼嚎。風雪像布起迷魂陣,將母星龍和加娜兒困在裡面。他們在備戰,他們保持一個姿勢半個時辰。等夏蕭和舒霜睜眼時,母星龍聲音略顯急促,可現在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時時戀你于楓中 端腦宇宙 再睜眼,星途坦蕩 網遊之重回歷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