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零九章 上山無路(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從進學院起,便始終有大同小異的觀念被教員傳播。讀字閣 www.duzige.com山麓是所有人的大同,教員教的所有知識都相同。山腰則是所有人的小異,學院會為每個上山的人專配一名教員,他們會為學子準備全新的修行計劃,直至後輩學子們完成接下來三年多的學院時光。

    學院中有不少先例,專配教員被後輩實力反超,可他們廣闊的視野和對人生的見識定讓他們比後輩多出些老成。因此,他們最受自己的學子尊敬。在學院的歷史上,很多專配教員都為自己的學子而死。擔任夏蕭和舒霜專配教員的人,更是做好面對一切的準備!

    夏蕭的教員腰間別着一卷書,這個高瘦的男人他早已不陌生。因為在山麓時,他便給他們代課。在夏蕭的腦海里,這是個有思想有教養的中年男人,此時的自我介紹又短又精悍。

    「我是母星龍,你的專配教員,接下來你的修行,我會全權負責。」

    夏蕭行禮,毫不吝嗇自己的敬意。站在窗邊,看其外的草甸森林。那裡的松樹林即便冬日也落葉極少,在雪下顯得無比翠綠,比春日的柳樹更有勃勃生機的發言權。母星龍見夏蕭反覆往那邊看,問

    「怎麼了?」

    「山腰沒有上山的路。」

    夏蕭的眉頭愈加皺緊,這是他今早發現的奇怪事。他和舒霜曾將山腰所有林子都看了個遍,可只有一條路,但是下山的路。其餘地全是密集的松樹林,沒有半點路的痕跡,那該如何上山?總不可能飛上去。那樣一來很多人便沒了可能,莫非這就是走上山頂的人少之又少的原因?

    以學院的性子,山麓通向山腰有路,是大同,人不同路同是小異。而山腰只講異,因此無路,路活在心中,藏在不言裡。果真,母星龍指着最左側的森林,語氣平靜,雖有無奈,可年輕時的自命不凡早已被磨滅。

    「這裡到處都是路,我的路在那邊,可我走不上去。你的路不知道在哪,只能自己找。」

    廣闊草甸的四周全是松樹林,夏蕭不知去哪找路。莫非自己的路藏在草叢裡,還是在大樹後?想來也奇妙,可因為這裡是學院,又變得平常。

    走到這,夏蕭便沒了以往微乎其微的急躁。有時間,還是和教員多多探討修行的話題比較好。

    目光從窗外收回,外面雪小了,兩人就在其邊,圍火盆而坐。

    「你的實力在尊境幼齡的中期,精進是早晚的事,可你的情況有些特殊。因為不知道是否還有別的契約獸,所以我準備嘗試用刺激的辦法試探試探。」

    句芒和夏蕭默契度極高,禍斗雖然脾氣暴躁了些,可已不會像以往那樣和自己對着幹。這麼一想,確實是該刺激自己一下,看看體內其他三個灰濛濛的空間。師父和副院長不知何時回來,夏蕭只有變得更強,才能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舒霜。可教員真的有辦法?

    「前輩,您準備怎麼做?」

    母星龍翻開腰間的書,手掌帶動元氣一掃,便有五行圖浮現。這圖在大荒四處可見,可真正將其研究透的卻少之又少。作為教員,母星龍對其還算有些獨到的見解,他在被確定是夏蕭的專配教員時,更是好生研究了一番。

    略為紅腫的眼袋上,母星龍眼中浮現完整的五行。

    「這張圖我不說想必你也知道,我們口中的五行,乃元氣的五行,是一種力量的表現形式。其中,水代表浸潤生命,火代表破滅爆發,金代表斂聚固形,木代表彎直舒張,土是融合。」

    「根據你以往的經歷,木行最早覺醒在龍崗。那時你命途多舛,身體有傷,體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王者之神秘商店 天諭召喚 萬界之至尊無上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