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零四章 偉大教師的誕生(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匆匆跑下山,這次山路很直,直通山麓。樂筆趣 m.lebiqu.com夏蕭剛到青瓦樓下,隨便抓住一個晚歸的女生,麻煩她去三零三一趟,叫一下舒霜。可不等她走,套着睡裙的舒霜已小跑過來。她長發披着,帶着夏蕭熟悉的發香,奔到自己身前,投入自己懷抱。

    舒霜能感覺到夏蕭的激動,她看着後者的眼睛,眼裡有雲後的星星。

    「到山腰了?」

    舒霜也激動起來,她清楚夏蕭想要上山。那迫切的心頭之火,從未因時間和失敗的次數熄滅絲毫。

    即便所有人都聚在一樓,夏蕭還是環住舒霜柔軟的腰肢,轉起圈來。他沒有收斂自己的情緒,臉上全是笑。他已上山過百次,早晨初醒,上山。上完課消化知識,上山。午後太熱,上山。晚飯後消食,上山。深夜失眠,也上山。

    不知何時起,上山不是挑戰和證明自己的方式,而是一種散步。可現在,他終於成功。

    阿燭抱着豆豆,穿着松大的睡衣,擠到人群前。見夏蕭和舒霜潔白的額頭相碰,不顧情調的開口問

    「成功了?」

    阿燭作為第一個走上山腰的人,沒有體驗到那股艱辛,所有人都曾在桃林里轉圈圈,唯獨她自學成才,跑了幾次就能來去自如,像在山村里走的普通山路。說實在的,她不清楚大家為何不能上山,就一條路而已。

    見她來,夏蕭鬆開舒霜的手,令後者回頭看阿燭時,眼中有些困惑。阿燭來湊什麼熱鬧?這和她又沒關係。即便學院的人大多接受這特殊存在,舒霜依舊不喜歡,平時沒有交際就好,幹嘛打破這甜蜜的時光?

    「多謝指點。」

    夏蕭行了一禮,這是他鬆開舒霜小手的原因。

    「路直嗎?」

    「不直,有桃樹擋着,可被我斬斷了。」

    「那我們走的不是同一條路。」

    夏蕭和阿燭的對話只有他們自己懂,但沒有深奧的道理,只有筆直的山路。眾人聽着,不禁有一種挫敗感,他們和夏蕭阿燭的距離越來越遠,可什麼時候這麼遠了?他們說的話,自己都聽不懂。

    這種挫敗和落寞在舒霜潔白的小臉上最為明顯,她不在乎山路,不在乎山腰,只在乎夏蕭。一直以來,舒霜最了解夏蕭,所有關於夏蕭的事她都知道,別人想了解,也得通過她。她和夏蕭像綁在一起,某種情況下,她就是夏蕭。很多人覺得夏蕭也是舒霜,她自己也這麼覺得過。可現在看來,夏蕭不是她,因為他們之間,隔了一個阿燭。

    什麼指點、筆直的路,舒霜聞所未聞,夏蕭什麼時候開始瞞着自己?她看夏蕭,後者十分專心的和阿燭對視,若無旁人。

    「恐怕是同一條,但因為前輩施展的符陣不同,所以有些小改變。」

    「有道理。」

    其實阿燭對符陣了解的並不多,甚至從沒見過,可上課久了,她會習慣性的說出有道理或對這種話,實際狗屁不懂。

    撓了撓一頭栗色的長髮,阿燭頭髮亂了些,可多了些隨性。這一抬手,更是春光乍泄,這大晚上的,誰穿得都不多。無論男女,目光都被吸引過去,可在眾人的目光轉動時,看到一張許久未見,但並不陌生的面孔。

    秦風和慕林身邊,天命身材壯碩,臉上有着龍爪般的黑痕,像一種代表,曾被粗獷的勾龍邦氏和射列國人效仿,覺得很符合男人的剛強氣質。可自從荒獸森林發動戰爭後,他們便取消這種行為,因為憤恨和羞恥!人與獸,果真不能共容。

    自從戰爭結束到現在,已有一周時間,天命和九位荒獸從未現身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雪獸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吞天戰王 諜戰情網 我給神仙做直播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