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人間是最大的地獄(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虛雲胖和尚說的含糊不清,夏蕭便講出自己的疑惑,想了解更深層次的含義。大筆趣 m.dabiqu.com可他笑而不語,有的東西是不能完全說透的。畢竟他也不是預知未來的先知,只是比常人多觀察到那麼一點。

    明天才能去見公主,取項鍊的事便先放一放,反正有的是時間。等牆修好,他們各自回房修行。因為有虛雲和尚在,夏蕭和阿燭不用像以前那樣事事都自己操心,因此可以偷偷閒。

    許久沒有人動的房門被推開,其外走來一位夏蕭並不算陌生的人。可她現在來,估計不是什麼好事。這位不速之客有着高挑的身材,胸前峰巒極為挺拔。

    這是先前那位被夏蕭扇了耳光的侍女,穿着勾龍邦氏比較特殊的宮服裙擺,但沒了先前的傲嬌蠻橫。簡單披在肩頭的散發,令其顯得有些柔弱。這女子也算冰肌玉骨,有些姿色,此時微微聳着肩,有些害怕。臉上的幾塊青紫,令其有些疼。

    「幹嘛?」

    正向床走來的女子在夏蕭的二字下頓足,不敢再動彈,眼中儘是膽怯和畏懼,不敢再無禮。可她說的,是夏蕭想不到的。

    「管事大人讓我來服侍你。」

    但凡是個女子,做這種事都有些畏懼。她抱着自己的手臂,想彰顯自己的魅力,身體又僵硬的做不出任何誘人的姿勢。可這身衣裙本就迷人,低胸束腰,露出胸口一片柔軟。

    也不知勾龍邦氏的宮服設計者出於何種目的,或許是想以這種方式給人一種侍女都是花瓶的幻覺,其實她們個個都是守衛。但這種誘惑,常人可抵擋不住。

    夏蕭睜眼,沒有向其胸口而去,而是直向其面孔。她顯然塗了藥膏,可剛消腫就來找自己,真是有心。他雖這麼想,但滿滿的都是譏諷,果真這種事各國通用。用身體賠不是,讓人不得不原諒對方的過失。

    女子雖說沒了傲嬌,可也沒擺出楚楚可憐的樣,勾龍邦氏的人不以柔弱無能自立。她做錯事了,就該罰。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因此不管是以何種方式,只要性命還在就好。這種方式,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見夏蕭不說話,女子便開始脫衣裙。這些東西都是包裹在身外的無用糖衣,男人想看的,都是下面的東西。

    「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沒有停止動作,先喚一聲大人,然後回答小葵二字。這名字怎麼也和她這性格有些不相符合,向日葵向陽,但沒說反超對方。

    「得得得,可以停了。」

    夏蕭見其脫個不停,連忙出聲。可這名叫小葵的侍女低下頭,青絲從耳邊下垂,道:

    「若大人喜歡這樣,就這樣好了。」

    「穿好衣服,回去吧。」

    夏蕭說的很認真,沒有輕浮沒有羞辱。他因為任務已冤枉她,若再將其玷污,未免太禽獸不如。可都到了這個份上,若不起歹念,才是對女子真正的羞辱。

    「大人,我做錯什麼了?」

    小葵蹙眉,她自知有幾分姿色,宮中守衛侍女對自己更是尊重。說不定哪天,她就被某位高官帶回家了。飛上枝頭變鳳凰,也只在那一躍。可這看起來比自己小些的傢伙,既然不為自己所動?先前僵硬的身體恢復正常,小葵赤足走到夏蕭身前,只剩一件蓑衣的她,已在夏蕭面前暴露極為火辣的身材。

    夏蕭坐在床邊,她便蹲在夏蕭腳邊,雖說溫順,可還保留着幾分狂野美,特別是那眼中的不羈,勾起人想要征服的欲望。若不是夏蕭心裡有人,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致我的預言 奧特曼格鬥戰記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