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九十章 胸前一顆石珠(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籠紗是這位公主最後的防禦,在她知道自己的病情後,便將自己封鎖在裡面。筆硯閣  www.biyange.com可它輕若薄紙,被夏蕭的右手撥開。

    阿燭為了賠不是,連忙將夏蕭手中的薄紗抓在手裡,掛在一邊的鈎上。她動作很快,她本就是農家的孩子,做什麼都如此麻利,只是少了幾分優雅。但在這,又有誰會去看?沒有誰的眼睛會一直關注她,每天離她最近的夏蕭也一樣。此時,夏蕭只在乎手中的桃花花瓣!

    花瓣纏繞幾絲黑氣,沒有俞谷和龍宮強,這些黑氣一次比一次弱,夏蕭的好奇心卻格外加重。俞谷塔中有祭祀古陣,龍宮古老,雖說他們錯過,沒發現究竟,可裡面大概也有祭祀古陣,或者單純只是那女人的一道氣息。

    這麼一看,此時桃花花瓣指向的公主,體內的秘密更小。她和那神秘女人的關聯,也定然不大。

    一向謹慎的夏蕭向來不會過度冒險,他不是那種口中吼着為天下人,實際連身邊人都顧不好的人。

    手掌下移,花瓣朝公主胸口方向拉扯。這時,夏蕭才注意到這位公主的面孔。她的臉上沒有勾龍邦氏人的自大和狂妄,只是有些疾病帶來的不健康?色。可比起前些日子,臉龐和嘴唇上的一絲紅潤,已有好轉。

    病嬌女孩總能引起人的保護心,可夏蕭的雙眼沒能看到她極為有神的眉梢,便重新投到桃花花瓣上。花瓣在夏蕭的手掌正中心停下,其下是她隆起的胸口。

    因為床邊一旁的窗戶開着,公主蓋着的被子便厚些,可依舊有鮮明的女性特徵。夏蕭在準備掀被子時,身邊的阿燭有些害羞,問:

    「要不我來?」

    夏蕭頭都沒回,只是白了她一眼,認識這麼久,阿燭什麼性子他還不知道?毛手毛腳的,還是得自己來。再說了,他這麼做又不是為了占這公主的便宜。

    「你這樣等於占她便宜。」

    夏蕭噓了一聲,阿燭才閉嘴。她覺得夏蕭這樣不好,可他小心翼翼的將自己護在身後,似即將觸動一道會爆炸的符陣,有着生命危險。阿燭這才意識到夏蕭的用意,和黑氣有關的東西都是危險的,所以他才擋在自己前面。

    在阿燭極為仰慕的目光中,夏蕭掀開了公主的被子。暖和的金被下,公主穿着一件單薄的白色褻衣。公主年齡不大,也就二十上下,可胸圍不小。夏蕭的手掌停在公主胸上極高處,把玩着桃花花瓣,見其還有反應,不禁吃驚,

    猶豫再三,夏蕭抬起公主的石手,令其不再壓着衣服,隨後拉開褻衣於腰間的衣帶。夏蕭準備再深入探尋,可阿燭羞紅了臉。

    「這樣不好吧?」

    「要不你來?」

    阿燭連搖頭,即便她是女生,這種事也沒做過。可脫下這件內衣,就是要負責的,女子的清白和命當重,她怎麼都覺得夏蕭這樣做並不可行,但夏蕭還是做了!

    夏蕭動作很小,唯恐手快,令其露出私密點。可在這位沉浸夢鄉的公主安靜睡着時,胸前的衣物逐漸敞開,露出極為柔軟的細滑皮膚。

    「有東西。」

    夏蕭說時,阿燭捂着眼睛,自顧自的說:

    「女孩子的衣服下面,肯定有東西啊。」

    我說西山上的猴子,你說東邊院子裡的狗子,真是沒法交流。夏蕭嘆了口氣,投目到公主胸前的珠子上。

    這顆石珠里外皆黑,只有指尖大小,穿着一根紅繩,似藏着一縷黑氣。夏蕭無法用肉眼見到,但能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亂界之城 北風歸 你所謂的所謂 奧特曼格鬥戰記 吞天戰王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