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山水難重逢(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山坡上,兩人背着包,牽着馬,望向東北時,已能將整個王庭收入眼中。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這座城市立在草原,雖說經過它的路也算四通八達,可它立在此處,怎麼看都擺脫不了寂寞,像個沒有夥伴的孩子,頂着王冠的光輝和重量,坐在王座上不敢輕易動彈。

    夏蕭想看的,倒不是它,不過駿馬太快,他能看的,也只有它。前輩和那小和尚,已見不到了。

    阿燭看着夏蕭,不懂他這是做什麼,問:

    「想前輩了?」

    夏蕭搖了搖頭,他一個大男人,想他幹嘛?

    「勾龍邦氏和龍宮那趟一樣,都只是確定那個女人不在,但有很多事,我們依舊沒弄清楚。」

    夏蕭看這座城,不知未來的哪一天,它就會倒塌陷進地里。裡面那麼多人,說不定很多都會隨磚瓦埋葬。死是常事,幾乎每天都有人辭世,也幾乎每天都有孩子誕生。但一場災難提前的是死期,結束的是生命的降臨。

    作為大夏人,作為見識過勾龍邦氏人嘴臉的夏蕭,他對這些人的死活不感興趣,但其後的陰謀,巨大的可怕。

    「那麼多事,我們哪能搞清楚?我們連大荒都沒走完過。」

    阿燭擺了擺手,一副很隨意的樣子。無論什麼事,追究下去就沒有結果,這是姥姥告訴她的。姥姥還說,人活着都會死,這是結果,但留下什麼,美好的光陰怎麼度過,才是我們要考慮的。她不經意的一句話,令夏蕭微笑。

    「笑什麼,我講錯了?」

    夏蕭搖頭,道:

    「這種話誰都懂,只是山水難重逢,有的人這輩子真的只能見一面。」

    「你說虛雲前輩?」

    夏蕭不語,他拉着韁繩,利落的坐上馬背,踏上前往西南方向的路。阿燭急忙跟在後面,問夏蕭是不是。後者回答是,但阿燭問他為什麼再也見不到虛雲前輩,他卻不說。

    阿燭得不到答案便不罷休,可悲傷的故事,令更多人知道沒有好處。

    這條路通向南商帝國,他們一直走,一路上踏過草原上的冷清小溪,踏過鮮有的怪石嶙峋之林。這條路還遠,他們稍作休息,四周平坦無比,阿燭便靠在夏蕭身上。他沒有拒絕,這樣舒服些,但很安分的沒有其他任何動作。

    阿燭還在問,夏蕭閉眼讓她閉嘴,她就不,問着問着,夏蕭猛地起身,令阿燭摔在地上。

    「你幹嘛?」

    「趕路!」

    「不行,剛休息!」

    夏蕭才不理阿燭,既然不好好休息,那就走吧。看着夏蕭離去的身影,阿燭摸了摸被顛疼的屁股,還是上了馬。她再不問為什麼見不到虛雲前輩,因為越來越遠,的確見不到了。可真正見不到的原因,不是這個。

    過去三天,夏蕭發現了一些事,觀察力極好的他,大概懂得那日虛雲和尚為何會有那麼劇烈的反應。得到胡不歸的證實後,心裡複雜的他,不知該憎恨,還是該惋惜。前者太過自私,不能因為自己不幸的遭遇否定這樣一位偉大的前輩。可惋惜也不能安慰,他便什麼都沒說,就這樣告別離開。

    路不同,今後便難以相見。而且胡不歸前輩說,虛雲若再使用魔道之力,會被棠花寺除掉。

    這件事,知道的人極少,就連胡不歸,都是去問大師姐才知道的。若是胡不歸不說出夏蕭已察覺的話,大師姐都不會告訴他。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好。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天諭召喚 魅,骨 再睜眼,星途坦蕩 神幻之最 火爆小鳳凰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