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心煩,節奏亂了(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每每和大夏比,勾龍邦氏都展現出頗為平凡,但又極端自尊的一面。讀字閣 m.duzige.com比如說此時前來的這處側殿,雖說盡力保持着繁華,可少了幾分闊氣。但它像已至極限,不能再擺出其他任何高檔的樣子,否則便承擔不起。

    跨進門檻,夏蕭和阿燭跟在胖和尚身後,像要去見世面的孩子。可這種地方,夏蕭早已不是第一次來,可阿燭是第一次。她驚嘆於皇宮的結構嚴謹和奢華,為先前見到的護衛走獸而吃驚。

    勾龍邦氏的皇宮裡,既然用荒獸充當護衛,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還有四處的名貴瓷器和古玩,一看就不便宜。但擺在拐角處的荒獸頭骨她不喜歡,好好的宮殿,擺別人骨頭幹嘛?晚上不瘮得慌嗎?

    跨過一扇門,阿燭還在四處張望。若是姥姥知道她來過這種地方,肯定會以她為傲,只是那公主,該是什麼樣的呢?阿燭還沒見過公主,學院裡有很多國家的大人物,可是沒有公主,所以阿燭好奇,公主是否特別特別好看。

    側殿門關重重,阿燭見還沒看着勾龍邦氏的帝王,問:

    「公主是什麼樣的?」

    「像舒霜那樣。」

    夏蕭脫口而出,在這種地方,本不該說出她的名字。可這些裹着獸皮的侍衛,只是機器,不用搭理。

    「舒霜是公主?」

    見夏蕭說,阿燭也念出她的名字。可在阿燭的記憶里,夏蕭身邊的那個女孩似乎沒有任何光輝,她收斂着自己的光和熱,只留給夏蕭,將他襯托的極為明顯,像為襯托花朵而活的綠葉。

    「她是走首教會和我的公主。」

    阿燭後悔問這個問題了,因此夏蕭每次提起舒霜時,都有着難以言喻的溫柔,令她有些酸。她嘴賤,知道自己無法和舒霜相比,可還是滿懷着期待,問夏蕭:

    「我可以成為你的公主嗎?」

    未戴皇冠的公主需要王子的認可來證明自己的身份,可夏蕭扭頭,看向她時,眼裡顯然沒有那股柔情。在他心裡,沒誰能和舒霜比。可阿燭眼裡的期待太重了,似在心裡許着願折壽十年,換一個圓滿的答案。夏蕭為了讓她久活一段時間,冷冷的說:

    「你做夢!」

    夏蕭的腔調像在開玩笑,但他一向擅長的潑冷水這次也很成功。阿燭心大,不和他計較,只是頗為失望的哼了一聲,但這也在意料當中。若什麼時候夏蕭能和她溫溫柔柔的說話,那才奇怪。

    進了最後一扇門,胖和尚終於見着勾龍邦氏的帝王。後者坐在獨具一格的龍椅上,其上有龍,更有狼。勾龍邦氏讚揚這種英勇而狠毒的荒獸,甚至將其和龍相提並論,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得尊重彼此的文化習俗。

    這位帝王正值壯年,一臉絡腮鬍如獸。雖說臉上和眼角有着常年堆積的疲倦,可眼裡的帝王之氣沒有因為時間而流逝,反而愈顯老辣。他將勾龍邦氏人的盲目自尊和自大展現得淋漓盡致,不會像大夏對走首教會的教員那樣起身相迎。

    「虛雲高僧,好久不見!」

    胖和尚重複後面四字,但臉上沒有半點笑意,顯然不喜歡這樣的見面禮。他是個俗氣的和尚,只想討個和自己所做之事配得上的禮節,以此當作辛苦除妖的報酬和慰藉。可在勾龍邦氏,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虛雲高僧還懂得醫術?」

    「大王每次見我,只交代除妖之事,未曾問我醫術,怎麼知道我不懂?」

    「看來虛雲高僧有怒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時時戀你于楓中 肩上蝶枕邊雪 無名士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魅,骨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