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煎藥時閒談(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若夏蕭想占阿燭便宜,直接將溫熱的藥喝進嘴裡,給她嘴對嘴餵就好。讀書都 m.dushudu.com可夏蕭沒那想法,便拿了個勺子,一點一點給她餵。每次阿燭喝不下去,夏蕭就點她身上的穴位,這是舒霜教他的辦法,只是阿燭醒來時,或許會嗓子生疼。可比起那種事,還是小命重要。

    阿燭喝完,沒什麼反應,夏蕭倒是放下碗,覺得渾身發熱。

    盤坐,結印,管他什麼藥,都能用元氣加快運用的速度。夏蕭覺得自己在蒸桑拿,覺得熱的要命,可身體一邊流汗,一邊冒冷汗,令房間變得冷了很多。不過一刻鐘,阿燭也開始冒寒氣,可她踹開被子,覺得熱的要命。

    一個時辰後,夏蕭才醒來。他看着自己的雙手,感應着自己的變化,覺得這藥果真有用,完美驅趕了寒氣。看來就如那老郎中所說,他的藥沒問題,有問題的,只是那些服用自己藥的修行者,是他們太弱了,扛不住龍宮裡的毒便提前死了。

    這都歸功於那個叫皮皮的男人,夏蕭雖然不知,可這些修行者,其實是死於他手。如果不是他暗中操縱和下毒,根本不會死這麼多人。

    夏蕭看着阿燭,她還在排寒氣,和自己一樣渾身衣衫濕透。極薄的睡衣粘在皮膚上,勾出完美的身材。夏蕭脫下渾身濕噠噠的衣服,可又換上衣服,關上門出去吃飯。非分之想只存在於剎那,屬於和本性,可什麼都不做,是理性。

    客棧的一樓廳里,夏蕭連吃十個饅頭,一盆子菜,隨後才帶着老伴娘回房間,麻煩她給阿燭換衣服。

    這一折騰,又是半天。夏蕭坐在一個小板凳上,繼續煎藥。他覺得自己的狀態逐漸恢復,估計再過兩天,便能恢復巔峰,擺脫這渾身疲倦。

    三天後

    棕黑色的眼瞳里閃着一抹深藍,像某種瘮人的寒光,也像那座古老龍宮的所在地。極高的宮殿後,還有很多城區房屋。它們幽靜矗立在海底,令夏蕭回憶起來全是詭異,像一縷縷亡魂鑽進眼珠,令其忘了身前煎的藥已沸騰,甚至頂起陶瓷蓋。

    「喂!你要把水燒乾啊?」

    中年的肥胖女人是客棧的老闆娘,一臉橫肉,凶神惡煞的樣聽說嚇走了那晚尋珍珠的男人。夏蕭懷疑她脫了上衣滿是濃郁的毛,除了生 殖器官,恐怕和男人也沒什麼兩樣。可出於尊敬,夏蕭還是急忙賠禮道歉。她這段時間幫了自己不少忙,每次給阿燭換衣服,都得勞煩她。

    「不好意思,走神了。」

    那女人坐在夏蕭身邊,將小板凳壓得吱呀響,可眼中滿是欣賞,調侃起來臉上帶笑。

    「小小年紀,倒是個好男人的料,天天為那丫頭熬藥,也不見你抱怨半句。」

    夏蕭將藥從火爐上端了下來,令其慢慢沉澱。這個過程比較漫長,夏蕭一直都是和老闆娘聊天打發時間。他的時間雖說寶貴,這個時候也能望天冥想,可她都坐在身邊,夏蕭自然不會迴避。

    「應該的。」

    簡單的三個字,令胖女人眼裡的欣賞逐漸淡了,她沒好氣的說

    「這世上沒什麼是應該的,沒良心的人可不止一個兩個,但凡認為事不關己,便真的和自己無關。」

    「老闆娘是覺得我虛偽?」

    「我不知道!」

    胖女人翹起二郎腿,漫不經心的摳起鼻屎,將它們搓成一團。

    「你雖說是我的房客,我給你租房子賣飯,可你是怎樣的人我又不清楚,但小子,千萬別把事情當成應該不應該,否則你會發現很多事都不應該。若是你在街上,看到一對乞丐偷東西被抓,然後操起棍子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時時戀你于楓中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吞天戰王 網遊之重回歷史 北風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