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人間悲劇(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車隊共有七輛車,此時全都倒了,馬匹在大小各異的吆喝聲中被馬賊牽走。美國小說網 https://www.gogogous.com/這些都是他們最稀罕的東西,比銀子還重要。既然叫馬賊,自然得有馬,否則沒有身份。在地上跑哪有騎馬威風?

    但凡是個馬賊,都想有匹快馬,要麼搶在前頭奪寶,要麼轉身就跑,十分便捷。說也奇怪,身為馬賊,卻想着身穿一襲勁裝,持劍戴斗笠,將搶劫做的俠氣些。像梁上君子想以自己偷雞摸狗的本事登大堂之雅,說白了,就是做白日夢!

    馬賊人多,已過百。這方圓五十里,都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他們想搶誰,除了拳頭夠硬的修行者,誰都別想輕易離開。若是有錢,留下百十兩銀子,他們也就放過了。若是沒錢,那就不好意思了,女人拉回去生娃,男人拉回去做苦力挑大糞。

    此時這幫車隊屬於中不溜,雖說有錢,可湊不夠百兩,只有被這群山賊一頓亂搜。他們這是在找人,年輕貌美的小娘子們,會成為他們今晚的共用新娘。

    七輛馬車被圍的水泄不通,車賊們極有儀式感的將第一節車廂里的人生拉硬拽的扯了出來,其他的先留着。

    最先出來的是個中年的老官人,已白雙鬢,此時還正着臉,似寧死不屈,也像有着底牌。隨其一起被拉出的是個老女人,是他的妻子。他們穿着長衣,獸皮如紋,可被勾龍邦氏鮮有的儒雅氣蓋住,一看就是文官。

    不顧老官人的劇烈掙扎,一青年扯下他腰間的玉佩,遞給為首的雞冠頭男人。後者坐在馬上,高高在上的樣極為尊貴,可咧着夾着韭菜的牙,笑道:

    「喲呵,還是個縣令?」

    老官人哼了一聲,令雞冠頭男人下了馬。他將玉佩系在腰間,點頭哈腰的作起揖來,還故作滑稽的敬畏道:

    「大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求您放過我吧!」

    「若你知道悔改,就趕緊退下!」

    老官人一聲喝過,令雞冠頭男人狂笑出聲。身邊百人哄堂大笑,將老官人氣的面紅耳赤。

    「有什麼好笑的?」

    老官人發了火,他可是朝中命官,既然被馬賊攔截,成何體統?雞冠頭男人一巴掌扇到臉上,令其怔住。

    「去你 媽的,真是給你臉了!」

    掌勁很大,令老官人吐出兩顆牙。身邊的老女人慌了神,叫道:

    「公子,再不出手,可就晚了!」

    話語剛罷,第二輛馬車車頂被破,一修行者飛掠而出,手持一把長劍,朝雞冠頭男人刺來。這公子長得眉清目秀,可就是衣冠有些不整。先前,他正和這縣令的女兒在車廂里玩激情,沒想車就這麼翻了,險些嚇死。

    說也氣人,堂堂縣令,拿出百十銀子,不就算消災了?但就是不肯,真是個倔老頭。但他在乎的不是銀子,而是氣節,今後此處在他管轄內,若現在就屈服,今後還得了?

    公子看老官人女兒年輕漂亮,還服侍自己的份上,就勉為其難的出出手,將這男人斬殺。可下一刻,公子傻了眼。

    「怎麼可能?」

    公子驚訝出聲,他的長劍已頂在雞冠頭男人喉間,可就是刺不進去,這太荒謬。他的劍,足以裂石穿山!

    「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原本和我一樣,只是個尊境幼齡!」

    這個「只是」用的比較駭人,可這雞冠頭男人並非故作深沉。在這草原上,尊境幼齡並不算強,甚至只能勉強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吞天戰王 我才不是豬腳 我的神坑總裁夫人 保護我方影后 王者之神秘商店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