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木槿花落(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聖上有令,修整夏府,換瓦添磚。看書否 www.kanshufou.com

    此令下,專有工人來此。一下午的時間,夏府便有了極大的改變,雖沒恢復原本面貌,可極為貼近夏蕭記憶中的存在。

    傍晚,工人們還在忙碌,今夜這裡將燈火通明,亮一整個通宵。府門寬敞,可此時極為擁擠,無數腳掌來回踏過,隨之有新窗桃樹搬過,雖小心翼翼,可還是抖落一地繽紛落英,和磚瓦的泥土混在一起。

    新牽起的紫藤走廊後,夏蕭看着後院被栽下桃樹。在父親回來前,這裡大致能完成重整,煥然一新。可他現在為之心煩的,不是夏府的事。

    身後傳來一道小風,夏蕭微側過頭,見文靜俏美的女孩走來。

    「等晚上……我們去一趟。」

    舒霜點頭,知道夏蕭話中意。

    這一個等字,讓傍晚的時間格外漫長。平日快快落下的太陽懸在空中,遲遲不歸去,就那般耗着,磨損人的心神。等帝都萬家通明的燈火熄滅大半,夏蕭表現出些迫不及待,連連結出手印。

    句芒盤旋,看夏府這番搗騰景象,不禁問

    「好傢夥,這是要改成世外桃源?」

    桃木辟邪,可普通人家不敢輕易種,但因為夏蕭兒時久病不醫,夏府才種下。現在早已成了習慣,也是一番好風景。

    「去宮中。」

    夏蕭和舒霜單膝跪在句芒背上,以此把握平衡。

    「飛高些。」

    句芒感覺到了夏蕭今天的不對勁,舒霜亦然。不管是通過靈契還是通過荒紋,夏蕭此時的心情都不愉悅。他像一汪冰寒的秋水,曾為舒霜泛起漣漪,而此時雖未晃動,可岸邊的一朵木槿花,就要落了。那等傷悲,令這湖水更寒。

    句芒飛的越高,夏蕭和舒霜越冷,即便現在是夏日也瑟瑟發抖。可為了躲避宮中強者的目光,只有如此。

    「哪邊?」

    句芒在高空斡旋,不知路的他扭過頭,看夏蕭。

    「別急,我也不知道。」

    「啊?」

    特地深夜進宮,卻不知道路?

    句芒很少見到夏蕭這般唐突,可他在句芒背部站起身,看這偌大的宮城。他今天見到姒雲縈都是預料之外的事,更別說知道她住在哪。可她應該住在深處,憑這條模糊的線索,夏蕭環視,見一向陽,且亮着燭光的庭院,道

    「左邊那燈明深宮。」

    夏蕭說罷,句芒下降。等位置高度合適時,夏蕭和舒霜從其背上跳下,熟練結印。眨眼,句芒回到森林,夏蕭二人也落地,可身邊不經意間帶起一道風,驚得護衛慌了神。

    拉着舒霜躲在庭院假山後,夏蕭手掌觸地。

    凡是草木生長之地,皆可被木行元氣感知。比起直接用元氣感應,這種方法更為隱蔽有效。

    「侍衛有點多。」

    夏蕭一副做賊的樣,怕被發現。舒霜問

    「為何不直接進?」

    「未出閣的公主不是那麼好見的,就算我們以醫師的身份進去,她也不想見你。」

    夏蕭沒有瞞着舒霜,白日便將自己在藏書閣見到姒雲縈的事告訴了她。可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確實如此,舒霜覺得夏蕭今天對自己有些不耐煩,是自己多嘴了嗎?

    「走!」

    夏蕭說罷,如火如風的竄進房間,舒霜略急,可還是跟上。

    兩人身形極快,割斷初夏的夜風,還颳得一朵小小的木槿花脫離樹枝,落到地上。

    這朵初開的早花是整叢木槿派來的使者,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無敵寫作系統 海棠志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北風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