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四十章 白紙新濕(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考殿有三門,此時大敞齊開。一筆閣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因為天陰,殿中點着些紅燭。雖然門開,有風鑽入,可它們並未飄曳,反而執着向上,閃着光亮,照亮其下一方矮桌。

    矮桌精緻,其上備着上好的文房四寶,香爐於旁一搭,倒是絕配。可夏蕭見那毛筆就心煩,握刀的手難以握筆,要麼筆斷,要麼手抽筋。夏蕭的字猶如狗爬,幸虧他是修行者,不是文試考生,否則會哭死在矮桌上。

    都說見字如面,夏蕭卻沒那福分。

    隨着眾人走進,能看到矮桌上貼有各異姓名。

    「啪!」

    當最後一人走進考殿時,三門伴着一聲吱呀,猛地緊關。門關本正常,總不能讓外人打擾。此時門外有風,也快有雨,不知何時會飄下。

    「找到自己的位置,隨後坐下。」

    殿宇最深處,方海正坐,身邊兩位教員不苟言笑。這是進入寧神學院的最後一關,凡是通過者,皆可離開這凡俗之地,前往大荒聖潔無塵之處。因此,他們格外嚴謹,不容出半點差錯。

    姒塔坐下時,夏蕭和舒霜還在往前方走。很快,他們也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大殿之右,中部並排。

    一同坐下,有種同在學院學習的感覺,令夏蕭嚮往。若是有舒霜這樣的同窗,他肯定不逃課,只是上課的眼神不在教員身上。

    夏蕭一直覺得紅燭很神聖,只有新婚之夜才能配得上這種意味深厚的燭火。可此時舒霜坐在溫馨的紅燭下,噙笑時雙眸有光。那張夏蕭早已熟悉的面孔總能散發出不同的韻味,有時嬌羞可愛,此時溫暖迷人,暖了心頭熱了手,還想一同鑽進乾爽的被窩。

    舒霜見那目光,嬌嗔他還沒醒酒。夏蕭笑着正過頭,現在家中的事已然解決,他情願醉一回。

    燈前,夏蕭看這極大白紙,其上空無一物,便皺起眉來。今年這一屆,會出怎樣的問題?

    像前幾屆的問答,夏蕭還真研究過。可一年春,花開多少?漫天星辰共幾顆?他也不知道答案,沒人知道正確答案。

    有的人僥倖,故作深奧,交一張白紙上去。有的人確實有感悟,也交了白卷。這些教員不知用了怎樣的方式,總能看出誰的答案更佳。因此,有的白卷進了學院,有的白卷事後退回。

    令人捉摸不透的最終賽選讓很多優秀者錯失學院大門,也令寒門出了貴子。在這矮桌前,沒有辦法作弊,沒有辦法賄賂考官,只有自己親手寫下的字,會成為最終進入寧神學院的鑰匙。

    「最終賽選開始,請在兩個時辰內答題。答題完畢後,舉手請示,便可離開考場。」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注意事項。有三位考官在此,也無需那些東西!

    方海抬起手臂,身側川連連忙結印。隨之,每盞燭光將八十六人包裹,令夏蕭扭頭時,已看不到舒霜,只能看到一團模糊的光暈,雖如燭火般溫馨,可無半點溫度。

    扭過頭時,矮桌的白紙上已有三段話出現。這是問題,和空白處呈一九分,這麼大的空白,要夏蕭寫一篇論文嗎?

    這一屆的題目有些長,不過越長越好。要是像上一屆那般,估計夏蕭抓耳撓腮也難以寫出什麼。

    白紙黑字,寫道

    副院長曾從和平地帶路過,那裡是冒險者工會的地域。冒險者們天生好動,勇猛心細。

    城外路上,副院長坐車而行,車夫見三位孩提擋在快速車前,連忙驅趕可無果。只好調轉馬頭,撞向路邊一過路女孩。

    問車夫此行,是否合副院長心意?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魅,骨 再睜眼,星途坦蕩 火爆小鳳凰 吞天戰王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