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碗微甜南瓜粥(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先前外面的動靜驚到了薈月,即便她服了寧神的藥,還是心思混亂。讀字閣 m.duzige.com此時門響,她猛地去看,還好,進來的是夏蕭和舒霜。

    燈光很暗,薈月看不清夏蕭的臉,可他坐到床邊,遞了一碗粥來。

    「喏。」

    夏蕭手掌微微顫抖,提醒薈月一聲。後者連忙接過,問

    「外面發生了什麼?」

    她聲音微弱,雙目酸疼,神智依舊有些模糊,甚至沒發現夏蕭身上多了些傷。

    在隔壁房間處理好傷勢的夏蕭即便心亂如麻,還是選擇先來看薈月。比起自己,她現在的情況才是最糟的。揉了揉嗓子,喝了口水,夏蕭才說

    「什麼都沒發生,可能是幻聽。」

    「真的嗎?」

    「嗯!」

    舒霜站在夏蕭身邊,拼命擠出一個笑容。

    「薈月姐,趁熱喝吧。」

    點了點頭,薈月嘴裡頓時有點甜。這股微甜直上心頭,暖了她受傷疲憊的身體。

    薈月在吃的方面算是行家,一口便知這是一顆老南瓜。這個季節的南瓜都是往年的貨,可保存的很好,又甜又面,像在糖缸里浸過。

    「喝了睡一覺,明天我們去帝都。」

    「嗯嗯。」

    薈月點頭,堅決不提自己的事。她不想再回首,全當一場夢,睡醒了,一切便過去了。如果她知道夏蕭剛為她戰鬥完,肯定熱淚盈眶,但他現在沒說,現在不是時候。

    身上的傷勢隱隱作痛,可夏蕭始終忍着,想看薈月喝完這碗粥。

    「怎麼了?」

    薈月發現端倪,強撐着的夏蕭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手臂抖動的厲害。

    「沒事,谷里留的傷。」

    「那你趕緊回去休息吧,我沒事兒,真的!」

    薈月給舒霜示意,後者雖然猶豫,可還是扶着夏蕭,朝門外走去。若是普通的傷,夏蕭肯定不吱半聲,現在卻這般,可想疼痛之苦。

    身後的薈月坐在床上,低着頭,獨自喝着碗裡的粥。夏蕭瞥了一眼,青筋暴漲的手掌拉上房門。

    出門的一瞬,夏蕭崩潰,重重以背撞牆,並高抬下巴,胸腔中發出一道沉重的吼叫。他渾身都有一股熾痛,如被火焰炙烤,生不如死。他感覺身上有一萬隻燃燒着的螞蟻,在他身上每個部位爬動,還時不時咬自己兩口。

    「夏蕭,夏蕭。」

    舒霜的聲音變得模糊,夏蕭都快聽不到了,可他雙掌握拳,沿着牆回自己房間。

    「師父?」

    舒霜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扭過頭去。

    只見,清尋子駕風而來,寬袖飄動,眼中帶着少許讚賞。若是常人,經歷肉體內部灼燒之苦,肯定早已暈闕,可夏蕭從先前堅持到現在,真是意志堅定。

    揮了揮衣袖,夏蕭徑直倒下,可沒摔在地上,而是漂浮着回到房間的大床上。

    「師父,夏蕭這是怎麼了?」

    「火行覺醒了。」

    「怎麼差別這麼大?」

    句芒的出現至蛻變,夏蕭都沒改變絲毫。

    「火行乃破滅,本就威力無窮。但夏蕭之前那般,恐怕是火行獸的原因。」

    「以後也會這樣嗎?」

    大敞的門前,清尋子將朴刀遞給舒霜。

    「告訴夏蕭,可別弄丟了。」

    提醒時,清尋子正要進去,聽她這麼一說,停下腳步,笑怪道

    「這麼久不見,就知道問夏蕭,不知問問為師?」

    舒霜十分乖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我的神坑總裁夫人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超能守衛隊 雪獸 世間清景是微涼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