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洗身不洗心(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清晨,白湯濃郁,泛着清淡香氣,夏蕭和眾多晉入決賽的人一樣沐浴洗身。讀爸爸 www.dubaba.cc

    燭光下,夏蕭從其中出,腳上拖起水,帶起幾聲水響。洗淨污垢,便不想染血,可心裡依舊沉重,想斬故敵。朱恆那鼻那眼那臉,夏蕭都清晰的記在腦中,只等着將其撕碎傾毀。

    見屏風外的宮女欲進,夏蕭淡淡道

    「我自己來。」

    「是。」

    嬌柔聲如湯上輕浮的花瓣,不曾引起半點漣漪。

    來時的衣裳光鮮亮麗,米白色雲紋加身,腰帶寬大,雖也帥氣,可沒此時這暗色長袍穿着疏鬆舒適。只是顏色憂鬱了些,並且無冠,像某種特殊的儀式。

    毛巾擦身,夏蕭將其穿上。黑色是大夏的祭祀色,代表生命的結束和對死亡的敬畏。這種事,怎麼解釋都行,所有顏色都是活着的證明,死後就像那棺中乾坤一般,白灰色一片,宛若年久的骨頭。

    系好腰帶,夏蕭站在鏡前,看其中的自己。燈光很暗,可他還是這般摸樣,有些偏瘦,牙關一咬,側臉上的肌肉便格外明顯。

    走出屏風,夏蕭推開了門。

    正是卯時一刻,天還未亮,夏蕭拖着長袍,身後兩位宮女跟隨,如仍在民間的帝王。

    隔壁房間傳出一聲吱呀,舒霜緊接走出。

    雖說四周無光,夏蕭還是含笑以待,隨之在宮女的帶領下走出這精緻庭院。

    一路漫長,越來越多的參賽者聚在一起,他們年少有為,無論是否通過最終賽選,都將成為大夏的重點培育對象。從穿上這身衣服起,他們便註定飛黃騰達!

    夏蕭和舒霜走在兩列隊伍的中後方,隨着前方的燈籠穿過宮中甬道,踏上飛橋廊道,如天色昏黑下的一支黑色幽靈。

    黎明前的黑暗最是這般漫長且令人恐懼,但最終,走過重重屋檐,在官員大臣的安排下,夏蕭一行人走進天壇一側的殿內。大殿寬闊,夏蕭等人站在群臣武將之後。

    殿內燭火通明,雖安靜,可依舊有大臣竊竊私語,且朝夏蕭這邊聚來目光。他也在人群中掃動,可沒有和他們對視,只是尋找着薈月。

    「在那。」

    夏蕭說時,舒霜暗自讚嘆眼神好,隨之投去目光。這裡似沒地方可供其立足,所以她擔心。但在那一盞燈燭下,薈月靜立。她沒想到自己能站在這,因此有些膽怯,可身邊胡茬似鐵的男人說了,只要站在他身邊就好。

    今日一早,有人為她提衣洗浴,為淤傷遮上淡粉。這種時日待遇,所見不多。

    薈月身邊的男人不苟言笑,嚴肅似鋼鞭,正是大臣蘇忠謀,也是蘇歡的父親!

    見其,夏蕭含笑點頭,以此問候。蘇忠謀頗為讚賞的微微點頭,心生慰藉。他從不和人抱團求權,可夏家如此之忠,他自然要幫忙。歷經兩年,夏蕭總算不負眾望,若是夏將軍看到,也會喜笑開顏,自豪好一陣。

    等候的時間總比儀式進行的時間長,很快,拂曉之時,有太常寺卿高聲宣布。

    「安神已畢,恭請聖上。」

    大臣們齊齊下跪,不敢隨意張望。早已換好石青色祭祀袞服的聖上神采奕奕,在鴉雀無聲下來到殿中。

    站在龍椅前,姒易掃視上百臣子,心中沉重,可又激動。沉重是因為有奸臣未除,激動是因為奸臣將除!帝王擔心的,除了江山社稷,後人對自己的評價,便是這奸臣小人,壞自己朝綱。

    燭火閃耀下,他看了眼夏蕭,今後的表演,還得他來引導。

    朕將你的女僕都帶來此處,你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無缺的重生日記 柯南 平行時空之少女的心愿 永恆紀元OL 末日改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