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九百二十三章 未來那件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每每涉及實力,或阿燭受傷,夏蕭就有一種深深的自責之意,且覺得愧疚。大筆趣 m.dabiqu.com旁人說他心疼妻子也好,說他大男子主義也罷,他都要提升實力,且不斷變強。當前的事,夏蕭很多難以插手,都得靠阿燭。可未來數萬年後,他總得變強,幫阿燭承受她難以承受的重擔。

    若是那時,面對未知的危險,夏蕭都得躲在阿燭身後,不就成了真正的廢物?這萬年時間,他得更努力才行。現在無事,夏蕭便盤坐起來,吸納天地源氣,修行速度不算奇快無比,但見四周源氣的流動速度,柳成雪覺得很是不錯。

    這殿為石白色,四面有門,八方石柱直立。石柱側面有青藤翠蔓垂下,倒是怡人,令柳成雪見之喜歡,就是心情不太好,因為自己此次帶來的麻煩,不知會造成什麼後果。

    阿燭既然是神,是能掌握夕曙的存在,便不會這麼輕易的受傷,但柳成雪怕夏蕭和阿燭因此事記恨自己,畢竟現在就為數萬年後的事擔心,總感覺有些不實際。但柳成雪小瞧了夏蕭和阿燭的心胸,他們只是覺得這樣的人,做長老再合適不過。

    都說忠言逆耳,但只要真正為荒殿考慮,無論說什麼,只要不算太過分,他們都不會介意。至於此時的事,夏蕭和阿燭完全沒有上心的理由,只是柳成雪暗自想了許久,一直沒有靜下心,也難以修行。

    平日裡,柳成雪便是一座巍然不動的雪山,長久矗立於一處,久久不動。這座雪山不暴露於陽光下,只在殿中,可感知又達乾坤上下,其中一切皆可被其知。柳成雪並不在意天空中的飛鳥,也對雪山前緩緩駛過的馬車漠不關心,他只是專注於天地間的源氣,夏蕭也一樣。

    無論來夕曙多久,無論對這個世界多麼熟悉,在吸收源氣時,都有一種和陌生常伴的新鮮感。那種感覺,令夏蕭更為專注,始終吸納,沒有產生半點不適,只有盈盈充實感,令夏蕭覺得心安。

    但在心安之餘,夏蕭又覺得自己當前擁有的源氣遠遠不夠,他不斷吸納,又不敢太過痴迷,因為無論哪個世界,都有修行時走火入魔的存在。可在修行過程中,向來要求很高的夏蕭發現,他似乎沒有走火入魔的可能,因為他本身就是魔道人。

    雖說夕曙世界認同那種力量,但只是不對其封殺,依舊將其當做陰邪且不提倡,並當做反面教材,一度別人唾棄。

    若不是沒有阿燭的力量,夏蕭的氣息暴露,臭味也會出現。他不像語尚言那般,能用五行將其壓住,但因為本就是魔道中人,夏蕭此時才在考慮,自己是否能將魔氣的運用帶入到修行中。

    魔氣的作用在於吸食,無論那種生靈,都可被其壓制且吸入體內,化為己有。但夏蕭來到夕曙後並沒有那麼做,他和語尚言都很清楚,若那樣提升實力,只會給荒殿抹黑。因此,他此時只是催動體內的黑樹,令其加快對源氣的吸食。

    相對應的,是五行空間有所擴大,因此再反饋到有利於吸收源氣這個條件上。

    這樣一來,夏蕭的修行時間,便比普通同級人長很多。而這等奇妙吸納元氣方式,令柳成雪驚嘆時,也令夏蕭明白為何前者之前釋放源氣時會有一種奇異的波動。本就不是夕曙人,吸收源氣也沒依靠功法,見過了夕曙世界的人後,當然會覺得奇怪。

    夏蕭對面,柳成雪注視他許久,但見他吸收源氣的速度不退反進,更是驚愕幾分,之前對其產生的期待更濃幾分。不知為何,柳成雪總覺得夏蕭也能成為神,不因為其他,只因為阿燭是神。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超能守衛隊 海棠志 哥舒歌 無名士 皇都十八號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