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他隨小城埋葬(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踏着龍崗城牆,夏蕭和舒霜如撲向羊群的獅虎,驍勇而健壯。讀爸爸 m.dubaba.cc他們落地,以汗水交換的,是這些盤羊最寶貴的性命。

    元氣在地面炸開,盤羊渾身是火,成了烤羊。

    夏蕭和舒霜雙手觸地,地下沉睡許久的樹根瘋狂生長,表皮如岩石般堅硬,它們破開地面,盤騰如浪,一卷即是一片。盤羊的骨頭在擠壓中被絞的粉碎,鮮血里混着內臟,流了一地。真正的肝腦塗地,想必就是這般,但沒了可讚揚的毅力勁,只有瘮人的噁心。

    樹根朝天,兩根或三根纏在一起,絞死數百隻盤羊。十數道朝向天空的樹根成了奇特的景象,其下,盤羊找准目標,低頭更深,不顧一切的衝撞。

    十頭盤羊的衝擊可以躲閃,但同時面對百頭,在地動山搖的晃動下,唯有面對是出路。腳步邁開,夏蕭雙手緊握朴刀,火焰在其上盡情燃燒,生出狂躁和毀滅之意。足以燃燒到末日的火焰,將一刀帶走這些傢伙的性命。

    火焰和刀芒在瘋狂延伸,最後足有百米。

    夏蕭拖動這駭世大刀,驚動半個天地。

    盤羊群唯一的勝算在於數量,可羊群越密集,句芒和禍斗越開心。它們一個飛在舒霜頭頂,一個保護在舒霜身側,令其成了戰場上不容受傷的公主,任何人都不能觸碰。

    雷電被句芒的鳥爪擲下,在地面蔓延轟炸,令許多盤羊散發出香味,就是有些膻。一旁的禍斗將一片區域燒成熔漿火海,然後在四周竄動,撲咬驅趕着羊群往裡落。剛進去的羊群發瘋般往岸上爬,可這是熾熱的沼澤,只有進去的門,沒有出來的路。不一會兒便只剩骷髏骨架,白森森的。

    兩者手段都是狠招,沒有任何保留,羊群因此暴躁,可夷平一座巫岷山的它們,無法踏碎龍崗。

    「大夏境內的所有學院弟子,速到臨溪城集合,準備一同抵禦第二次荒獸衝擊!」

    突然傳到耳中的是胡不歸的聲音,可它比平時少了些老態,多了些戰意,令夏蕭和舒霜加快手中速度。

    元氣的催動下,翻騰的樹根已如樹軀般粗壯,它們觸及荒獸的一瞬間,便有枝椏瘋狂生長,雨後春筍相比都遜色了些。而在其下,羊群被束縛,甚至勒斷骨頭,割開血肉。

    領頭羊被朱恆活生生捶死,它頭骨破裂,壯碩的身體癱在地上一動不動。

    荒蕪的平原,眨眼只剩三人兩獸,他們的對峙極為簡單,都想取對方的命。夏蕭在龍崗時,朱恆千方百計想令其喪命,而此時,他們終於能在此處一決生死。

    擦掉臉上的血,夏蕭手中的朴刀喝飽了,變得更有勁,能隨夏蕭而動。其上有猩紅之光散布,令提着它的夏蕭更露幾絲鋒芒。他如立在大荒的劍,將要斬開一切謎團,可在此之前,需自斷糾紛。

    「我本以為夏家和朱家的矛盾早已解決。」

    夏蕭呢喃,不懂朱恆為何不珍惜這機會。他已經很仁慈了,當初在聖上面前,他只需要開口,便可滅了朱家所有人。

    無論是圖謀不軌,還是叛國,都夠朱家死好幾次,可夏蕭想讓他們體驗一把絕望,體驗一把為金錢煩惱,從萬人之上到萬人之下的落差。但起碼還活着,只要挺過去,等到走首教會離開大夏,南商重新進攻時,他們還有機會翻身。雖說機會微茫,可還是存在可能。但他將這機會丟掉,那正好,下地獄吧,天堂沒有他的位置!

    「夏蕭,別以為你在學院待了半年我就不是你的對手!即便是你老子,也不一定打得過我!今天,不管什麼罵名我都不怕,王朝先祖,正妻兒子,我都負了。反正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我給神仙做直播 吞天戰王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