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被遺忘的村子(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刀進刀出,夏蕭眼中的火焰更為旺盛。隨夢小說網 http://m.suimeng.co/他已忘記這是自己殺掉的第幾頭荒獸,也不知自己的雙手是第幾次染上鮮血。他以新鮮的血液清洗已乾的血痂,結局是更為昏黑的血,像罪不可恕的證明。

    一口氣,松不了始終繃着的弦。舒霜的身上也染上最討厭的血。她嘴唇微微發白,迫切的想結束這場戰鬥。可這單調的戰鬥已進行近半個時辰,她始終重複着簡單的動作,可這血並不絢爛,反而令她厭煩。

    這種戰鬥要進行到什麼時候?舒霜看四周,只有一片屍海。天空沒有斡旋等待飽餐一頓的禿鷲,沒有堆積的海鷗,因為一切生靈都被消滅。空中漫布的鮮血惡臭擾人心煩,地上的血污令人反胃,舒霜逐漸難受,聽夏蕭呼喚自己的名字都反應慢了半拍。

    「到城裡去。」

    夏蕭輕推舒霜的後背,令其展翅,到那一片廢墟處。這碎瓦破轉之地,已是這片天地最後的淨土,荒謬而令人惋惜。

    看舒霜因用力過猛而微微發顫的身體,夏蕭一陣心疼,但這只是第二波,還有第三波第四波。種族間的戰鬥,該如何停下?書上記着的文字始終陳舊,關於戰爭傷亡記載詳細,可對結束隻字不提,或者只是匆匆幾語。看似簡單,可沒那麼容易。

    扭頭,夏蕭想問前輩接下來該怎麼辦?現在情況特殊,他們若繼續抵擋第三波荒獸衝擊,恐怕有人會犧牲,但離開,大夏的邊境便敞開了大門。

    糾結的選擇最不好做,可真正有能力的人,會改變問題。

    空中的血霧很深,可不至於擋住視野。但夏蕭回頭時,四周已沒了原本的明亮顏色。

    嗯?

    夏蕭剛松下的神經又緊繃起來,他雙眼快速轉動,觀察四周的動靜。

    天色似乎暗了,先前還不是這樣的。看着陰暗的天空和四周灰濛濛的空氣,夏蕭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當初從龍崗前往榮城時,他也曾見到這樣的黑暗,還遇到過一縷黑煙,可被師父碾滅。

    想到這,夏蕭緊握朴刀,身體裡所有的元氣都為之調動。現在舒霜不在身邊,句芒和禍斗也不在,他像被獨自隔離,似陷入準備良久的陷阱,四周危險重重。

    旖旎的森林醉人心扉,可夜間漆黑的樹林成了幽靜詭異的存在,每一棵樹都像一個暗藏的幽靈,監視着人間的一舉一動。走夜路的人稍不留神,就會被咀嚼吞食。此時喪命的獸群便成了那等詭異的樹,它們給夏蕭一種即將復活,爬起來後沒有痛覺,只會發狂啃食的感覺。

    下意識退後兩步,一道聲音如雷貫耳,如晴天中的霹靂猛地下了九天。

    「夏蕭。」

    「誰?」

    夏蕭聲音很大,吼時轉身,恨不得將四面八方,頭頂腳下都收入眼中。可霎時,一切恢復正常,似先前遮在眼前的簾被拉開。

    四周又恢復明朗,太陽不再隱曜,只有空中的血腥氣依舊如故。夏蕭滿臉茫然,和其一個神色的還有胡不歸。

    「怎麼了?」

    看還未化作人形的胡不歸,夏蕭有些緩不過來。先前叫自己的是前輩嗎?怎麼有那麼強的心怵感?夏蕭經歷的磨難已經夠多了,在龍崗在榮城在萬靈谷,他練就一身本領,身體的自然反應後知後覺,從未出錯。可他先前感覺到了凜然殺氣,雖不知從何而來,可那麼強的氣息,前輩怎麼沒有感覺到?

    句芒和禍斗感覺到了危險,聚到夏蕭身邊。禍斗第一次這麼嚴肅,鬆開自己咬着的荒獸腦袋,鼻子在空中嗅着危險氣的來源。

    舒霜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再睜眼,星途坦蕩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天諭召喚 亂界之城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