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八十章 我於書海半年(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無論世人口頭相傳怎樣的愜意,都需要自己親身體會。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半年,夏蕭和舒霜便在輕鬆的氣氛中度過。

    二人在學堂聽了很多課,每節課都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大腦一日不用,便算耗費一日。有時說的好,教員鼓掌。說的不好,甚至是謬論,便被教員狠狠的批評一頓,甚至讓夏蕭站到後面去。可無論夏蕭還是舒霜站到後面,他們都會陪着彼此。

    夏蕭或許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的問題,教員問,若有一天舍己能救天下,是否救?很多人沉默,少數人說救,夏蕭沒有立即回答,只是問,世人中可有家人?若家人在,便舍己。家人不在,便不舍。

    教員說夏蕭站在的程度太低,他說自己沒有菩薩心腸,只想守護家人和自己的朋友。至於整個蒼生,不是他能改變的。若今後真的能改變,也不會陷入那樣的境地,舍一保一,看似偉大,其實只有無奈和失敗!

    前面的看法教員還算理解,誰都不是聖人,夏蕭敢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已是極好。可之後的看法不對,有時舍一保一,舍的是小一,保的是大一,這便是大義,這等精神,值得世人心懷崇敬之心。

    這樣的回憶不多,大多還是歡快的。而在三層小西樓,夏蕭曾連泡其中數日。那段時間誰都叫不走他,也都進不去小西樓。那樣的場景,令眾人真正理解什麼叫和小西樓的意識共連。

    小西樓中,夏蕭浮空,閉着雙眼,所有書都衝到身體四周旋轉,令其沉浸。王陵想借着自己和小西樓的意識挫一挫夏蕭,可慘敗,他根本跨入不了小西樓,其中的一切,都在夏蕭的掌控中。之後他才知道,自己那天找到書只是和小西樓最低級的聯繫,而夏蕭,那天便見到小西樓的意識體。

    無數書在身前掠過,順其心意翻開,查閱自己想看的內容。這等時日也不多,可小西樓里有一些禁書,夏蕭想看,花了不少功夫。當書本自行扯碎鎖鏈,來到夏蕭身前時,其中的內容讓他有些失望,皆是關於靈契的長篇大論,還有如何在不同時期抹去荒獸的意識。這種東西夏蕭不感興趣,也沒想到學院會將其立為禁書,這還不如一本小黃書值得禁,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禁 術中的內容。

    除了這學堂樓,在寢室樓中,夏蕭也有不少深刻的回憶。一次是幫天命打架,那日產生的波動將整座樓都夷平,最後以他和舒霜的晝夜之極結尾。

    當晝夜齊存,十頭荒獸浮現在空,盯着那二十頭海獸,以濤濤獸威將自己的尊嚴捍衛住!

    海域遼闊,海獸學子便比森林學子多些,這成了他們驕縱的資本。一頭座頭鯨大放厥詞,說陸上的荒獸已被人類壓得沒了獸性,天命便用自己的爪子將那座頭鯨的眼睛撕裂。從此,座頭鯨一隻眼睛只能看到黑暗,那是黑龍的黑,是足可撕裂海洋的鋒利。至於另一隻尚且存在的眼,只能看自己不如天命的現實。

    除那之外,還有秦風和慕林的事,他們沒有強大的背景,面對兩國皇子,只能屈服。天命看不下去,拉着夏蕭就是出去一頓打,一來二去,倒是揚了名。夏蕭和天命的組合,更是凶煞。

    在房牌「二一八」的寢室里,白天不見一人,晚上卻聚在一起,像一個個黑夜的生靈。從探討修行到切磋招式,無所不談。秦風和慕林還在閒暇時追過兩個女生,皆失敗,他們一切平平,吸引不到誰。那次,天命和夏蕭去食堂偷了酒,也只是些劣勢酒。第一天喝完,第二天就被發現,四人硬生生打掃了一個月廁所。

    不管多大的情,都從小事中積攢感情。他們之間,有了以往難以想象的感情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你所謂的所謂 彩色青春不打烊 我給神仙做直播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