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當前和今後(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夜間無事,便掌一盞燈。一窩蟻  m.yiwoyi.com

    夜間寢室中,窗邊有月光,燭火照白紙,其上黑字如性情乖巧的舞女,隨着夏蕭心意翩翩起舞,時而動作緩慢,捻起秀手。時而蜂腰扭動,舞的痴迷醉人,不曾停歇。

    這是舒霜為夏蕭做的筆記,闡述十分清楚,語句通順,因此閱讀無礙。

    看舒霜的字,夏蕭總有一種舒心感,極為享受。

    見其笑,天命目光鄙夷。

    「你怕不是傻了,這麼枯燥的內容也能看笑?」

    因為天命前幾日也沒上課,今日便和夏蕭一起看。其實他不喜歡這些內容,有人說出來還好,可擺着文字,太過枯燥了些。更重要的是,有的字他不認識。反觀夏蕭,認真的態度有些嚇人,他一目十行的本事,更是令天命驚愕。

    「書中自有黃金屋,自有顏如玉。」

    「哪?」

    天命還以為自己錯過了那句話,又將看過的紙看了一遍,可哪有黃金屋?哪有顏如玉?

    「一個比喻罷了。」

    「有話直說,拐彎抹角幹嘛?」

    「這樣說的話更生動,易懂。」

    「沒覺得。」

    「那你覺得我愛你,和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那個好?」

    「老鼠不愛大米,它只是貪食。」

    夏蕭聳了聳肩,似你說的對。可若凡事都這麼槓,便沒了意義。看夏蕭頗為不耐煩的樣,天命有些不服氣,問

    「上面這麼多道理,你都能懂?」

    「略懂。」

    「今天教員講的,你也懂了?」

    「略懂。」

    這是一個謙虛含蓄的詞,可夏蕭覺得,它有種別樣的張揚。無論何事,只要是問,便是略懂。至於懂得多少,懂得多少深度,難說。

    天命不喜歡深奧,獸的語言文字也沒人類複雜,他們對大自然的粗獷理解與熱情隨和的性格,給獸的文字增添一種美妙的誤解。手指在桌上畫了一個圈,天命問夏蕭

    「你猜這是什麼?」

    「圓、圈、零?」

    天命搖頭,頗顯得意,總算有夏蕭不懂的事。

    「這是太陽!大荒中,月有圓缺,時常變化形樣。可太陽只要現身,便是圓形,所以它在獸族的文字里,就是一個圓。」

    「那圓怎麼表示?」

    追溯起歷史,本就比人類率先出現的荒獸有着繁多紀元。在荒獸的霸主紀元中,人類只是他們的食子,沒有絲毫地位可言。但短短的萬年裡,人類翻身,成了大荒的主人。而瑰麗宏觀的文字,便是人類確立霸主地位的體現。荒獸始終沒有創造出如何完整的文字體系,這一點,無論如何荒獸都敗於下風。

    現實會否認超前者,但歷史會肯定。只是天命不想服軟,反駁道

    「自有表達方式。」

    夏蕭一笑,不再追究,而是對推門走進寢室的秦風慕林伸手。

    「來半根黃瓜。」

    秦風慕林各自掰斷,遞給夏蕭和天命,隨之坐在方桌前。

    咬一口黃瓜,清脆涼爽,正適合吹着微風的午夜。午夜中,看燭燈學說,還算有些愜意。這都歸功於學院的地理位置,若它不在山中,夏蕭肯定難熬夏日的夜晚。他怕熱,難以用心靜治好。

    「聖人之道,是為不爭。」

    夏蕭呢喃,仔細揣摩,這句話的意思沒淺顯於表面。

    天道萬物,各有軌跡,比如說鹿藏於林,鳥翔於天,魚潛於水。又好比宇宙中的日月星辰,各有運行的軌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我才不是豬腳 端腦宇宙 星如你耀 魔劍之爭 世間清景是微涼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