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做我該做之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這節課很多人都上得漫不經心,因為目光都在夏蕭的後腦上。讀爸爸 m.dubaba.cc他坐在第一排,臉上和頭上纏着繃帶,自帶些喜感。腦袋後的紗布更是縮成一團,像個球。可學堂二十一人,敢笑的只有夏蕭自己和舒霜。

    舒霜之前包紮的很仔細,夏蕭可是她最重要的人。可夏蕭心急了些,他不想耽擱課程,學的又不是他最討厭的外語,於是最後只匆匆一系,便和舒霜來了學堂。可愈發覺得不對勁,頭上像頂了個東西,自己的脖子還被勒着。這種感覺有些糟糕,像被扼住頸脖。

    「……那位神靈走後,受過他真傳的副院長繼續開辦學院。所以說,即便我們寧神學院是大荒五大勢力里成立最晚的,可也是唯一一個受過神靈恩澤的勢力。現在你們所坐之地,便是院長大人為寧神靜心,一磚一瓦蓋出來的……」

    夏蕭聽得沒頭沒尾,可還是生出些敬意。

    雙手摸了摸純木地板,這肯定是後來加上的,但這下面的磚,既是院長大人親手砌成。難怪這裡的一切都有符陣,原來不只是為了修復那麼簡單,還是為了保留這珍貴之物!

    神靈,該是怎樣的境界?

    夏蕭只是尊境幼齡,對神難以理解,難以想象,難以猜測。可在那等存在前,即便是師父,也只站在山麓下,甚至處在平原,還未入川!

    教員隨後講起的,是寧神學院的興起史。這是個並不坎坷的過程,無非是學院如何在並起的群雄中扎穩腳步,並擺脫世人的質疑繼續創辦和正常教學。可這些,夏蕭早已耳熟能詳。

    扭頭,夏蕭忍俊不禁的看向舒霜,後者含笑低頭,十分迷人。其實她是不想笑的,可夏蕭的造型實在太奇怪了,自己用繃帶勒住了脖子,還挺直腰杆坐着。那繃帶再長些,就成了七尺白綾,能搭上房樑上吊。

    乾咳兩下,夏蕭沒好氣的低聲道

    「還笑。」

    見夏蕭故作冷峻的表情,舒霜笑得更歡,即便捂住小嘴,眉目也依舊彎着。

    「舒霜,站到後面去!」

    舒霜收斂表情,照教員說的做。這種事在寧神學院不算少見,下到平民,上到皇子,上課走神痴笑都得站到後面,即便舒霜是走首教會的成員也不例外!可舒霜起身時,夏蕭也跟了過去。他毫不猶豫,腳步輕快,令教員呢喃搖頭。

    「真是對活鴛鴦。」

    「好了,我們繼續講!」

    作為學院山腰一員,教員當前說的,都是他最想講的內容,因為擅長和自豪!

    史上從沒哪個勢力和神有關,起碼教員們一致這麼覺得。實則不然,比如說清尋子,他就和神有着直接聯繫,但那位神存在的時間太過久遠,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且無準確記載。世人問起時,清尋子也從不給出準確答案。

    一來二去,天下人便默認沒有神的存在。可只有清尋子自己知道,那人那事,都是事實,就發生在過去某個平凡的日子!

    站在學堂後,夏蕭離舒霜很近,但離牆有些距離。他微微偏頭,便能看到舒霜小臉噙笑,十分開心。今天,畢竟是舒霜成功簽署靈契的第一天!

    舒霜迫不及待的想去靈契空間看曉冉,並陪陪她,雖然此時也能交流,可聲音太過微弱。她從小待在走首教會,養成無比謙卑的性子,覺得自己能做到的事別人也能做到。其實如此,已很了不得!

    對句芒和禍斗,夏蕭倒沒那麼擔心,他們雖受了些傷,可沒大礙。特別是句芒,他是木行,恢復的極快,說不定中午就沒事了。他鮮有神遊,覺得有點小累,想回去睡一覺。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萬界之至尊無上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你所謂的所謂 街口小店 致我的預言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