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可知之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清尋子可不想拐彎抹角,一上來便開門見山問正題。筆硯閣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可事情的走嚮往往超出一旁副院長的預料。

    一直以來,負責夏蕭之事的都是清尋子,畢竟他們之間有些關聯。可這黑龍背後的人,該是誰呢?

    「大荒世界。」

    四字令清尋子大笑,笑中藏有恍然大悟。

    「笑什麼?」

    即便清尋子和這寧神學院的副院長都是將成神之人,自己提出大荒世界他們肯定也不驚訝,但為何笑?

    「我就納悶,你為何要幫它,原來是被誤導。」

    「什麼意思?」

    王越來越糊塗,可清尋子喝了口酒,說道

    「大荒世界的意識剛甦醒一年,已化人形在世間遊走,怎麼可能在五年前讓你去給夏蕭下封印?」

    「那是誰?」

    清尋子這種級別的存在自然沒理由騙自己,可王震驚,莫非自己被他人利用?可該是怎樣的強者,才能在聖泉面前裝作大荒世界的意識?那等存在,莫非和眼前二人一樣?還是更高?

    王隱約記得,自己第一次和她對話是在五年前。自己站在聖泉前,尋求突破八階之道,可一道女聲突然闖進自己的腦海,她告訴自己大荒世界已失衡,必須限制人類的進步,否則荒獸將亡。隨後他準備整整一年,才在超遠距離外對那女聲指引之人下了封印,令其感知不到元氣。

    現在想來依舊沒有破綻,因為聖泉中的確浮現了一個世界的影子。可自從那後,他們便再也沒有聯繫,五年了,王也有所懷疑,卻不敢肯定。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清尋子的眼界在自己之上,他能說出這等話,無疑讓王更加堅信自己霎時的判斷。

    清尋子反問

    「你可知荒獸尾角?」

    「知道!」

    「其南有黑海,黑海阻擋着黑煙進入大荒世界。」

    「你的意思是說,是它裝成的大荒意識?可有棠花寺在,它如何突破進來?」

    「這正是難題所在,據棠花寺共享的消息,在你下封印前,始終無黑煙突破。因此,我們只能定義為它們有同黨,你好好想想,有沒有什麼線索能提供。」

    再想也無果,可王不解。

    「既然有同黨,為何不自己動手,直接殺了夏蕭?」

    「你當我們是擺設?」

    清尋子吹了吹鬍子,灌了口酒。這可是春日裡最好的桃花釀,副院長給的,比他平時找的酒好喝。他貪酒,但從不釀,只喝別人的。可也不挑,米酒好酒皆喝得下肚,只是後者更貪杯些。

    「在你下封印的兩年裡,我們雖沒現身,可始終觀察着他,誰敢下手?」

    「那為何不阻止我?」

    王知道他們本事大,可不想承認,反而想找出他們的疏漏。但清尋子等人,確實沒生出過差錯。

    「你做的正好對,就算你不這麼做,我們也要動手。夏蕭降世的第一天,就被亂臣賊子上報夏王,說有天地異象,恐是遠道而來者降世。雖說的不錯,可他不能被關進象牙塔,那樣只會讓他的路更窄。你算歪打正着,合了我們意。」

    「那你們何時發現是我下的封印?」

    若他們早些發現,肯定早就找上門了,為何等到現在?

    「我解開時就知道是你,可覺得沒那麼簡單,以為是敵人施的障眼法,便細心鑽研。那段時間你還未突破八階桎梏,隱藏着氣息,我也不好判斷,可等你入了九階,依舊藏在此處,我便確定是你。不得不說,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天諭召喚 亂界之城 致我的預言 再睜眼,星途坦蕩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