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八十三章 雪山里沒有她的蹤影(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離了雪山,夏蕭並未立即去草原,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只是朝東方而去,那裡有找來的雲國人。讀字閣 www.duzige.com

    雲國所有三階以上的修行者皆出動,前來尋找汪婭萍這個雲國的根,這地方剛好有人路過,此時接到命令,和夏蕭面對面前進。

    迅捷飛過一段路,夏蕭落地而行。如果他沒記錯,腳下這片土地應該是榮城,曾經那個發生過不少故事的繁榮城市,此時找不到半點蹤跡。金門高閣,皆成塵土,令人追憶不得,只有一聲嘆息。

    在夏蕭尋找着以往的足跡,學着詩人的樣子悲嘆幾句時,他的視野里出現一張熟悉的面孔,令其不準備痛下殺手。

    只見,所來男子儒雅有度,就是神色中儘是擔憂。他看了看夏蕭背後,沒有察覺到他想見到的人,因此問

    「汪婭萍呢?」

    「死了。」

    夏蕭說得輕描淡寫,可越是如此,男子心裡越驚。他是雲國小家族之一的簡家神使簡秋,夏蕭剛去雲國時,對其還算客氣,所以夏蕭當前沒有動手,只是看着他半天沒緩過來,所以舔了舔唇,邪魅笑道

    「我以魔道之力將她的生靈吞了,真是頓難尋的美味。」

    「我們的關係本不用怎麼僵硬,可你將她殺了,就是真正與雲國為敵。」

    「從你們對阿燭動歪心思起,我們就是敵人。」

    簡秋欲言又止,可此時立場堅定,代表着雲國而非簡家,所以再驚愕慌張也給自己壯膽,發聲道

    「那件事是我雲國不對,可你大鬧汪家,殺了不少人,也算瀉了火。這次雖說我們將你抓回也動了邪念,可你將汪婭萍擄走,已成功報復,再將其殺了,不是再立仇恨?」

    「以前我不爭辯,但今日只有你一人,我便說說。首先,當初我大鬧汪家是因為你們錯在先,而且我雖入魔道,可那場戰鬥中,我並沒有針對任何一位百姓,他們的死,都是我們一同戰鬥造成的,為何將所有的罪名都扣在我頭上?我又沒有吸收他們的生靈之氣。還有,我吸收汪婭萍的生靈之氣是因為她在那道印記下奄奄一息,我不吸收也是浪費。」

    「你的意思是說,她是被印記害死的?」

    「你覺得每日遭受折磨能活多久?先前的傷痛比之前劇烈,她身上的傷勢一直沒有完全痊癒,就此循環,每日加重。與其平平淡淡的死去,不如做出些貢獻,比如說……給我增長些實力。」

    簡秋沉默,大長老這段時間暴怒無常,可汪婭萍既是這般死法,令其難以接受。在夏蕭覺得簡秋好騙時,他沉默許久,開口即是責怪。

    「說白了,還是你魔性難改!只要你留她一命,就算威脅,也能令雲國不再糾纏與你,可你將其殺死,便是真正的你死我活。還有你之前的狡辯,都是謬論,說得好像你什麼錯都沒有。」

    「我有何錯?你雲國損失這麼多人,只因你們貪婪。你們想走捷徑,便想從阿燭和我身上下手,結果沒有成功,便開始說些這樣的話。如果當初阿燭被你們害死,我找誰伸冤?你們痴迷於造神,實際連人都做不好!」

    夏蕭動怒,禍斗當即從火行空間衝出,渾身冒着熱氣和火焰,融化大雪時,滾燙的爪子將簡秋手臂刺穿,並將其撲倒。他的實力換算過來只是生果,在喘着腥臭氣息的禍斗面前絲毫沒有還手之力,修長的身形像根甘蔗般脆弱。可夏蕭並未將其殺了解恨,他現在已足夠爽快,所以令禍斗回到身邊,道

    「我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北風歸 王者之神秘商店 萬界之至尊無上 海棠志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