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八十章 大雪掩蓋悲痛(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南國不大,夏蕭和汪婭萍一邊走一邊看風景,又一邊承受印記帶來的痛苦,於兩周後來到大夏的地界。讀書都 www.dushudu.com

    夏蕭和這片土地沒有特別重的羈絆,也沒有多麼強烈的依戀,能直接潸然淚下。他只是對汪婭萍說,這裡就是大夏王朝,在其西部,有着大荒地表面積最廣的雪山。

    那片雪山完全分割大夏和南商,且北上勾龍邦氏,猶如隕落的長龍,屍骸埋葬此處,脊背招來萬千冰雪,從而成了陡峭的雪山。但夏蕭沒有帶汪婭萍去最南部的雪山,雖說那裡也算不錯,可雪龍道口那邊顯然更好。主要是夏蕭想去看看當前的戰事,自他走後,南商肯定會大肆進攻,不知現在怎樣。

    為了避免引起太多注意,夏蕭和汪婭萍都將自身的氣息壓到瓶底。一周來,他們其實一直都在這麼做,但不像此時完全靠腿腳走路,半點元氣都不用。夏蕭的要求令汪婭萍覺得奇怪,她百思不得其解,問為什麼。

    一周以來,汪婭萍不再像往常那麼沉默,偶爾也能和夏蕭聊聊天,但那張臉依舊像張面具,沒有半點表情。可夏蕭早已習慣,沒有給予厚望,汪婭萍又不是他什麼人,關心那麼多幹嘛?他又不貪圖她的身體,只是解釋道

    「之前經過昔陽時,總覺得有些奇怪,不能打草驚蛇。」

    夏蕭現在的位置已在黑台城,也就是大夏最西部的城市,其外不遠處就是雪龍道口。可一路上,他路過昔陽,路過榮城路過龍崗,雖說後者已被夷平,可該有南商軍隊的蹤跡才對。但奇怪的是,他沒有發現半點人影,着實令人詫異。

    現在這個時間點,應該是南商一鼓作氣,進攻最兇猛的時候,可這麼沉寂,是南商帝王駕崩了?應該不會那麼巧,所以夏蕭才這般小心翼翼的進了黑台城。

    這裡依舊是死城,還保留着多年前的慘狀,可倒塌的房屋越來越多,只剩少數還保持着直立。風雪裡,夏蕭和汪婭萍沿着廢棄的街道而行,夏蕭記得不錯的話,他上次去地王殿時,這裡還不是這樣的。

    黑台城雖說廢棄,可一直都是南商囤積物資的大後方,道路上應該無阻,以此保證馬車的通暢穿行。可現在上面有着不少廢棄物,夏蕭彎腰,伸手掃掉上面冰涼的雪粒,見其新舊程度便知不是多年前留下的,而是最近遺棄,畢竟鐵還未生鏽。

    注視許久,一路上木杆盔甲,兵器薄衣,應有盡有。這等樣子不像南商作風,他們浩浩湯湯的來,怎會這麼狼狽的逃走?大夏難有這麼強的戰力,而且掃開雪,看路上的馬蹄印是那麼的緊湊,這該是多麼焦急的事,才能令他們這般狂奔而回?又或者說,是多麼誇張的恐怖,才能這般喝退他們?

    夏蕭難以想象,看來還得去南商一趟了解下情況。不過正好,他已將汪婭萍帶到此處,只要再多加幾句,便能放手離開。若汪婭萍真的要走,他也不留,但事先還是得說幾句,令其這片浮萍繼續隨水漂流。

    將這裡的疑惑暫且放到腦後,夏蕭迸發出元氣,確定黑台城無人後,一躍出了城,到了雪龍道口之巔。

    這裡不算高,但能看到下方頂着厚雪的松林,也能見着遠處的冰峰,夏蕭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示意汪婭萍盡情欣賞。她迫不及待的四下環視,早在來這之前,她就已深深被雪山吸引。

    雪山迷人純淨,沒有半點污穢,美若她自身,而四周寂靜,可聞雪粒落地,可聽風從北外八千里而來。她突然有種很幸福的感覺,說不上來話,因為喉中哽咽,甚至覺得天旋地轉,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街口小店 穿越之無限錄 吞天戰王 海棠志 時時戀你于楓中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