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二十八章 議戰(下)(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因為我污衊了他和起始大帝,他沒有為自己辯解,但說後者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我覺得他沒有理由騙我。樂筆趣 www.lebiqu.com而且起始大帝的真正實力不比人皇弱,即便最後關頭,他們的差距都沒有荒獸王和她那麼大,但他想保護族人,過去的三萬年裡才一直待在封印中。守護全族性命的代價,就是被困其中。」

    清尋子陷入沉默,他所面對的已不是信任問題,否則他怎會不相信自己的徒兒。只是黑暗和魔道實在太過狡詐,稍不注意,整個大荒都會淪陷。

    平日裡,清尋子可以做個故作嚴肅的老頭,可現在這種關頭,他得為整個大荒的生命負責,因此走一步必須看之後十步,馬虎不得。在他暫時沒有下結論時,隆熊發聲,問:

    「我還是之前那個問題,你是如何知道這些的?怎連他們何時進攻都知道?」

    這種話帶有誤導之意,所以有些人覺得夏蕭這個入了魔道的人早就和自己站在不同位置。雖說隆熊沒有懷疑,可他想知道更多,夏蕭如實回答:

    「我是遠道而來者,身上有靈契之祖留下的烙印。起初,荒獸王怕我成為再一個她,所以一直對我展開追殺。我有師父和靈契之祖的保護,一直沒有如他們願。之後,荒獸王參悟出了些事,那就是我存在的原本意義。」

    「此話怎講?」

    「我雖然不知道靈契之祖是如何將我從原先世界拉來大荒的,但我的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將我送來大荒,護我安全,就是為了讓我修行,至於流傳至今的預言話語,想必是為了讓我獲得更多關注和資源,以此令我成長。然後,她再通過這個烙印將我的力量吸收,以此衝破封印。」

    「雀旦得知後,成了第一個發現靈契之祖在月亮上的的人。他也開始拉攏我,所以我才會在他們的設計下入魔。入魔之後,經過一番波折,我去了擎天宗,現在那裡就是個毒巢。可黑煌用魔氣將我的烙印封鎖,就此不用擔心人皇吸收我的力量。而我幫她殺了白敦,這才有回來的機會。我所掌握的一切,都從黑煌那得知,那傢伙入魔很深,可不會騙人。她所說的一切,都將發生,因為她明確說了,讓我聚集大荒所有人類修行者,以此決戰。」

    「你的意思是說,你是他故意放出來的?」

    「可以這麼說!那些魔道生物隱匿太久,已飢腸轆轆,他們需要殺戮,需要人類的生靈之氣和鮮血,不願多等,這才放我回來。」

    至此,隆熊大概懂得怎麼回事,在場又多一個明白人,可大多數人依舊稀里糊塗,不知那些人的關係究竟怎麼回事。可隆熊覺得不難懂,管他什麼白敦黑煌,和雀旦同為荒獸,做什麼都能說得過去。人類和荒獸的戰爭,爆發也不是一兩天了!

    場面頓時沉默,夏蕭看向諸人,他所知道的事,都在這些話里,可也是數代人都沒有努力出的結果。

    「我們都站在明處,只有你去過的地方足夠陰暗,你現在身為魔道人也見識過那片滿是魔道生物的世界,不妨大膽些,說出你的計劃,我們好做參考且衡量。」

    副院長看向夏蕭,示意他說,令其格外感激。他現在需要的,就是大家無條件的信任。他堅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正確的,但若出了差錯,他也願承擔一切後果,甚至為之犧牲自己的性命。

    「東海這邊,理想狀態就是我帶着水箱去勸起始大帝,令其去找語尚言。這樣一來,我們在東海就只需南國和射列的水軍,一同抵擋海里的部分海獸。南海那邊,光有棠花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端腦宇宙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魅,骨 雪獸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