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零九章 縫裡有幽光(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場面頓時有些混亂,夏蕭捂着自己的右臂,腳掌在地面連連蹭過,令自己後退到房間的左側牆角,唯恐被波及。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這等力量觸之即死,他可承受不住。夏蕭不忘以元氣止血,但這下除了左手,整條右臂都沒了,不過還好,小命還在。

    其實就算第三條腿沒了都無關緊要,只要性命還在就行。

    白敦的身體逐漸浮空,四周元氣的磅礴程度足可液化成水。高度凝實的它們不斷捲動,成了一隻手掌,試圖將匕首拔出,可這以龍鱗龍牙為材製作出的利器一旦咬中獵物,便不會鬆開。

    白敦記得曾有一位高階岩猿挑戰自己父親,雖說打了個平手,父親的牙齒還掉了一顆,顯得有些狼狽,可那顆牙齒的半截刺進岩猿背部,一直折磨它致殘。現在這加以龍鱗的匕首更是堅不可摧,但她不能死在此處。

    「夏蕭——」

    急促的呼喚令夏蕭本就難看的面孔再冷幾分,他不想再插手,他已完成自己要做的事,而且他之前給過白敦機會。若當時白敦答應,那柄匕首隻會交由她手,不會刺進她的血肉,現在也不用滿眼愕然和期待的看着自己。

    「幫我,我就放你走……」

    白敦的語氣有些有氣無力,這把匕首的威力,顯然超乎他的想象。但夏蕭不傻,清楚刺出匕首時,便真正選擇了黑煌這方。他現在這麼狼狽,就算出於同情,黑煌都不該食言,而幫白敦,沒有任何好處。

    夏蕭遲遲未動,他偏過頭,左門和左窗迅速顫抖,其後的黑煌要來了。

    「快!」

    白敦喊的歇斯底里,可無人能幫她。夏蕭能感覺到背後的牆在顫動,說明黑煌即將出現,現在幫她,豈不是要和黑煌鬧僵?

    他想回家還得靠黑煌,所以根本沒有搭理白敦。她逐漸絕望,想讓潘馭來,可她把這空間狹縫隱藏的太好,以至於除了她別人感受不到其中的動靜,她現在也沒有發出求救信號的能力,只有逐漸絕望,等待死亡。

    咚!

    白門後發出極為洪亮的響聲,令夏蕭心驚。很快,帶有白敦封印的門被黑煌衝撞出一個極為誇張的弧度。

    門就要碎了,窗戶也破開一道裂痕,其後萬魔鑽出,張開血盆大口呼嘯嘶吼,不停在房間四處遊蕩。

    眼前一片漆黑,整個房間都變成黑色,門板再度被踩碎。狂風令夏蕭眯起眼,一隻小鬼跑到他面前,張牙舞爪的撲來。

    「滾!」

    夏蕭一拳打在他臉上,令這分不清狀況的小鬼在原地轉了兩圈才朝白敦而去。本不算大的房間被魔占滿,這股波動,是夏蕭從未見到過的密集程度,從地板堆到天花板,將白敦層層包裹。

    黑煌沖在最前面,她巴不得看到白敦的慘狀,所以於萬魔中站在白敦身前。她們實在太像,只是白敦要消瘦那麼一點,可外人看不出來,黑煌也不在意。在她眼裡,除了至高的力量,只有白敦的身體她最想獲得,因為這是世上最完美之物。

    瞧着白敦滿臉的血色少了許多,幸災樂禍的黑煌覺得出了口氣,爽感倍加。等前者抬頭,幾根垂下髮絲後的眼眸看向她。黑煌立即舉起手,萬魔閉嘴,不再發出半點聲音。姐妹對視,卻無半點溫暖,一個飽受痛苦,一個面帶喜意。

    白敦看向黑煌的眼神裡帶有祈求的情緒,可後者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先祖給予的武器就是強,而且夏蕭那傢伙也並非不靠譜,甚至毫不拖泥帶水,比她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天諭召喚 我給神仙做直播 神幻之最 吞天戰王 北風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