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九十八章 花落何方(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大荒少有安寧之日,可這般動亂實屬少見。筆神閣 bishenge.com但在暫時的安寧中,還有很多地方保持着恬靜,比如學院。

    這裡和以往沒什麼兩樣,就算有危險,學子們也會在教員的安排下有序執行相關的應對措施。新的學子即將到來,老一批卻和以往不同,沒有離開,而在最後兩個季度選擇留下或回到凡世。

    一些還沒在松樹林裡找到山路的人都在勤奮的提升實力,或坐在一棵松樹下,參悟着那條路的真諦,希望能走上去。這些人里,有的想留在學院,因此努力,有的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這是一件能為自己加價的事,所以皆樂此不疲的嘗試,直到最後一刻。

    找到山路的人其實比那些沒找到的人還要糾結,因為他們有選擇的機會。如果沒有,他們大可心安理得的罵自己一聲廢物,然後放棄一些東西。但他們有選擇的權力,自己的特定教員也會在最後的儀式下問他們是否留下,實在難選。

    教員們說過,這是學院為他們上的最後一課。人生所有課程中,唯選擇由始至終都有體現。小的選擇只是這頓吃什麼,土豆還是茄子,炒到一塊當然也可以。大的選擇關乎自己及其他人的性命,影響極大。所以學院規定,但凡做了決定,便不能改變,所以得慎重!

    留在學院的人必須遵守規矩,給予的任務也必須完成。出了學院的人,沒有特殊的情況,且無副院長批准不能回來。雖說這句話像有希望,可百年來,還沒哪個學子出了學院後能進來。

    學子中不乏天才般的存在,可學院的教員哪一個不是曾經的風雲人物,所謂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大概就是說不讓進,無論是誰就不讓進。

    所有人都不捨得學院,那片長出無數嫩芽的桃林承載了太多悲歡離合,其下兩座青瓦房,有他們太多故事和青春。四年前,他們可不像現在這麼成熟穩重,那時的他們熱血而滿腔抱負,比現在光彩很多,只是做人做事莽撞了些。

    「姒營呢?」

    第一次見夏蕭時,身為南商帝國皇子的王陵便這麼問他,後者淡淡說:

    「被我淘汰了。」

    夏蕭當時的態度雲淡風輕,似做的只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事。現在想起來,王陵不禁直笑。若當時他知道夏蕭有那麼大的潛力,也不會自討苦吃。可這麼多次比較,四年下來他從沒贏過,現在夏蕭更是不屑於和他比,因為他在做的事,王陵已插不了手。甚至聽着心生敬畏,被雲國帶走,卻憑一己之力逃了出來,這是何等的怪物行為,真的不當人?

    若王陵是雲國人,定被氣到吐血。現實中,雲國人還不止被氣到吐血那麼簡單。

    更令人不解的是,雲國派出整國修行者追捕他,卻又令其逃脫。即便夏蕭的事已從冒險者工會傳了回來,可他們聽着還是難以置信。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大概就有我隨意做出的事,是你一輩子也無法達到的地步。

    「淘汰更好,不過從今天起,你便是我的對手!」

    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坐在桃林斷崖邊的王陵滿臉苦笑,有些尷尬。當時那些令人惱怒的事,現在回想起來極為羞愧。好強心太勝的他,面對很多事都沒有夏蕭的氣度,且現在都沒將其打敗。

    即便如此,王陵依舊是這一屆的翹楚,他和天命、隆隨宏、謝毅等人一樣,當前最大的問題是留下與否。可王陵看着青磚廣場,回憶不斷往腦海里涌。它們都在勸王陵留下,留下是好,就像他們的教員,每天有很多時間做自己的事,不用考慮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春天到了百花開 命運靈武 道入異界 斗破蒼穹之石破天驚 變身養成系統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