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封鎖印記(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血霧中沒有絲毫時間流動的跡象,夏蕭也不知過去多久,可憋着一口氣,始終盯着黑煌。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她以手指彎曲這等小動作控制着衝擊烙印的磅礴魔氣,稍微操作不當,或魔氣被烙印中的元氣強太多,就會將夏蕭碾死,但一直小心翼翼的把控又令這場摧枯拉朽的對峙過長。夏蕭夾在中間,于堅忍後問

    「還沒好嗎?」

    「急什麼,稍不注意,你的小命就沒了。」

    夏蕭自然知道危險,若那魔氣衝來,自己肯定會變成渣滓,可一直拖下去也不見得安全。但他只有等,最後閉目養神起來。

    黑煌覺得夏蕭有些狂妄,以人類修行者尊境曲輪十五圈年輪的實力,不可能在這股壓迫前這般從容。夏蕭右臂已無,肩頭和左臂,以及雙腿都有被碾壓扭動的傾向,雖不算強,可他如置身大海深處,四周壓強那麼高,隨時能將其壓成一灘肉泥。但他卻閉起眼,顯得很輕巧。

    黑煌逐漸發現夏蕭不是在逞強,因為他的呼吸已調整到一個非常好的狀態,渾身元氣和魔氣雖說難以去衝擊那烙印,可分散在身體各處,為其分擔着這股壓力。夏蕭似在小憩,可魔氣與烙印中元氣的對峙,還是未能分出勝負。

    黑煌已足夠膽大心細,只是那股元氣太過較真,她的力量稍稍增強一點,它也會隨之增強。若魔氣變弱,即便只有一分,也會被其外沖。她反應很快,及時改變魔氣的強度,卻一直難以將其壓下。

    在這種事情前,黑煌極為冷靜,她幫先祖做了那麼多事,知道如何權衡利弊,更懂得一些事着急不得。只是在感情方面,她一直拿不準主意,畢竟不是情感最豐富的人。就像她現在都不知道當初自己是以怎樣的心情拿起那個黑盒子,下次拿起時,又該抱有遺憾痛苦還是平淡的情緒。

    魔氣反饋來的艱難令黑煌回過神,即便那件事已困擾她很久,可當前還是專注於烙印的封鎖。可一直這麼下去也不行,看夏蕭都快睡着的樣,黑煌氣不打一處來,痛罵道

    「歷史終是拋棄你,在月上等死吧!」

    論對魔氣的操控,黑煌有信心和先祖比試,因此在面對那道烙印釋放出的元氣時,黑煌猛地收起所有魔氣。

    飛天 婊 子的心思黑煌大致能猜到一些,就算夏蕭死,烙印也還在,所以無論夏蕭生死,最終受益的都是她。因此,黑煌此時才這般致力於封鎖,這已不是先祖交給的任務和幫夏蕭那麼簡單,而是和她的首次交鋒。

    沒有魔氣逼近,烙印中的元氣已緩緩收回。可在光亮盡散時,足以將夏蕭洞穿的魔氣猛地襲來,帶着極強的波動逼烙印現身。可它還沒釋放出多少元氣,已被魔氣以絕對的優勢壓制。

    牙關緊咬,夏蕭覺得自己的背部壓上了一座山。這座山還是火山,以極為誇張的溫度炙烤他的後背,令其近乎被烤熟。可他依舊沒吭聲,只是目視前方,望着黑煌滿是戰意的痴狂笑靨,喝道

    「下!」

    喝聲罷,魔氣當即將元氣壓下,在夏蕭胛骨中成一扇形紋路,似惡鬼般的漆黑刺青。

    「休息一會?」

    「繼續。」

    黑煌就知道夏蕭會這樣,她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免得剛被封印就被衝破。可若反過來,黑煌肯定不會將自己的性命這麼輕易的交給別人。她不知夏蕭在想什麼,可夏蕭習慣在死亡的邊緣翻滾。

    金行完後該木行,其實無關緊要,只是順序而已,魔氣對上任何元氣都有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海棠志 街口小店 奧特曼格鬥戰記 皇都十八號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