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零二章 床邊一襲白裙,一張冷臉(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床邊有一團生靈之氣,無比龐大。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但夏蕭沒有睜眼,他不知道是誰,且無半點魔氣味道,直到對面一句話將其點破。

    「我知道你醒了。」

    五行空間內,夏蕭近乎是無敵的存在,在大荒各處,夏蕭的實力也能站穩。但這不知處於何方的黑暗世界令夏蕭有些畏懼,他必須得唯唯諾諾的小心生存,唯有活下去才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

    心中的擔憂一霎壓下之前戰勝金靈獸的淡淡喜悅,可夏蕭做好了準備,即便身上的細微劍痕有些疼,也依舊睜開眼,看這雪白的房間,也偏頭看向坐在床邊的絕美女子。

    「黑煌?」

    女子坐姿優雅,但離床有一定距離的王座直晃夏蕭的眼。這等高貴的確不能隨意觸碰髒物,但女子臉上的不屑令夏蕭很快發現端倪。這身穿奢侈白裙的傢伙雖然身形修長,但不是黑煌。黑煌比較冷傲,面貌妖媚,一舉一動都令人着迷,可謂風 騷入骨。

    相比之下,這女子有一股聖潔之氣,不着半點邪道,那對眼睛更是晶瑩剔透,宛若薄冰。但那高高在上的神色和冰冷的面孔似拒人於千里之外,連黑煌偶爾的玩弄笑容都沒有。不知為何,夏蕭下意識有些牴觸,沒有半分好感,這樣的人,恐怕比黑煌還恐怖。

    這種相同面貌的人夏蕭不是沒見到,但心裡很煩,他不喜歡這種看性格識人的感覺,因為太過詭異。若這人是黑煌,肯定會直說自己的來意,可她只是與夏蕭對視,眼眸中滿是輕蔑。不過以她的實力,夏蕭在她眼裡的確不值一提。

    「問你三個問題,如實回答。」

    「你是誰?」

    「你無需知道。」

    「莫不是擎天宗宗主白敦?」

    這個名字由師父告訴夏蕭,雖然他說過白敦和魔道沒有半點關係,可白敦和黑煌這名字,師父可以不懂,但他知道這絕非巧合。

    女子沒有半點表情上的變化,和先前一樣滿是傲慢,似視螻蟻,又藏有萬般心思。她看着夏蕭雙臂撐着床,逐漸坐起,靠在床頭。

    「你何時知曉我的身份?」

    「現在。」

    女子淡無他物的眼神里,終於出現點興趣,似冰原上有一處無冰的稀奇之地,令其有點小好奇。

    白敦示意夏蕭說,他也不客氣,大膽展現起自己的觀察力,可又不敢完全將自己察覺到的東西說出來。面對一個帶有危險的陌生人,還是得聰明些好,所謂萬事都得留三分。

    夏蕭放在被子上的手指指向女子身後的窗戶,她沒有扭頭去看,因為知道外面是什麼。

    「如果我猜得沒錯,我們現在位於大荒北部的偏僻處,介於草原和大森林之間。」

    「光這一點就能判斷?」

    「你的實力這麼強,還和黑煌長相一樣,似乎並不難猜,而且你白裙上的紋路,我在潘馭身上見過。」

    那是一道宛如獸爪的印記,教員曾說,擎天宗以此代表自身的勇敢和志氣,刻於任何一個宗門監視之地。可現在這擎天宗宗主,不說與魔道有關,還是首領頭目般的存在,但她既然毫無隱藏自己身份的意圖就出現在自己面前,是自己會遭遇她的毒手,還是她的身份已不重要?

    夏蕭隱約有種不祥的感覺,似大事不妙,可依舊保持着平靜,看白敦微微點頭,示意贊同。

    「分析的沒錯,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一,你是否能與雀旦聯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海棠志 火爆小鳳凰 街口小店 致我的預言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