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八百三十一章 蒼茫大雪中問道(中)(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何為道?」

    「廣義還是狹義?」

    「說便是。七色字小說網http://m.qisezi.com」

    「所謂道,便是萬事萬物的運行軌道或軌跡,也可說是事物變化運動的場所。道,自然也,自然即是道。自為自己,然為如此,這樣,那樣。也就是說,一切事物非事物自己,如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禽獸無人造而自生,風無人扇而自動,水無人推而自流,草木無人種而自生,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這便是自然軌跡,為道。」

    「除具體事物外,道也乃神念,乃變化之本,不生不滅,無形無象,無始無終,無所不包,其大無外,其小無內,過而變之,亘古不變。比如生靈之氣,恰好有關於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又生天地萬物,生仙佛,生聖生賢,俱以從『道』而生,陰抱陽,生生化化,無極無窮之妙哉。」

    「萬物少數無元氣,但必定有生靈之息,生靈即是道,執念亦然。為人正直磊落是道,奸佞耍滑是道,中庸唯諾也是道,總之萬物皆道,全看如何理解。道因人有別,又大同小異。腳下的路,便是我們所行之道,我們的做事準則,也是獨屬於自己的道,而我此行追尋問道實力,擺脫參天,便是這樣的道理。」

    四周風雪呼嘯,圍夏蕭而動,令其恍惚溢彩若神人。而大荒無準確回應,不肯定不拒絕,只是又問高深道義

    「人世艱苦,何必強求拯救?」

    說罷,天地變化,夏蕭四周皆成黑暗混沌,似為一切之初。夏蕭一低頭,如處深淵,也似墜落。他比較冷靜,只是穩住身形,看着深淵離自己越來越近,做着應對一切的準備。眨眼,他已至深淵,而一切皆在其外。

    一道嬰兒的哭泣打破混沌,令本以為自己晉級失敗的夏蕭臉上浮現些笑意,只要是沒失敗,什麼艱難險境,他都能入。夏蕭的毅力向來出眾,此時默默等待着大荒意識想讓自己看到的場景。

    果真,不過一刻,夏蕭眼前的混沌破開,一個嬰兒在全家祈禱中被抱出。

    「恭喜,是個男孩。」

    「男孩好啊!」

    老頭喜笑顏開,老婆子更是連忙湊過來,年輕的丈夫雖不願這麼早結婚,那院樓之中的姑娘他還沒玩夠,此時見着哭鬧的孩子,更是心煩。眨眼,於爭吵之中,孩子成長,走上不同的路,或讀書或習武或修行。而後一人化三影,自此路不同。

    讀書者整日與古文為伴,講起古言聖語,一舉一動中皆有儒雅之氣。習武者參軍上戰場,早早便浴血奮戰,修行者整日苦修,聞雞起舞。可年到中年,又各自結婚生子,它們有各自選擇,以此反覆。

    原本還算正常的速度一瞬令夏蕭煙花繚亂,他不知這是做什麼,問

    「人之初始為生,人之終束為死,這乃自然法則。而其中選擇,便為條條無窮路,不知前輩給小生看這些有何苦心?」

    「生之初,便是他人自由之死。死之終,又是命數始端,那你說,如此反覆,意義何在?」

    「在於愛人及被愛,在於後退和提升,在乎體驗萬千且實現自己的目標,創造自己的價值,被人銘記,開拓先河。」

    如果說最上面的回答夏蕭思考了很久,那現在便是張口就來。他明確知道自己在說,可活着的意義,人類世代繁衍的意義,不是做力所能及的事,然後自己的價值?夏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諜戰情網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奧特曼格鬥戰記 神幻之最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