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八百三十章 蒼茫大雪中問道(上)(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秋風蕭瑟,冷風習習,秋日越來越深。隨夢小說網 http://m.suimeng.co/夏蕭和阿燭將竹前兩地坐出兩個坑,草皆壓扁,但依舊未醒。

    阿燭還好,時不時一睜眼,舒展個腰肢。可夏蕭已兩月未醒,不知感悟的如何。他們當前已忘我,也不去想大荒如何,只是待在原地,希望登上山峰,站到更高處。

    阿燭醒來時,扭了扭脖子,當即有股淡淡的血味在喉間飄蕩。她看向夏蕭,不禁覺得恐怖,坐這麼久,屁股不疼嗎?反正她是挺疼的。

    起身,阿燭敲了敲自己的小翹臀,無聊的四處閒逛,又跑到學院去了,從山麓的青瓦房一直到山腰小鎮,走個不停。

    阿燭和以往不同,她以前總是急匆匆的,沒個女孩子的樣,毛毛躁躁的。可現在動作優雅,不慌不忙,甚至刻意放慢速度,走在山路上,看光禿禿的桃林,有些沒趣,但總比一直坐着要好。

    大荒之外的護罩一直沒有動靜,阿燭則閒的開始修行。但擁有那股力量後,對元氣的掌握像過家家一樣輕鬆,想來就覺得煩。當前冬日已近,平時這等陰天,她總會等夏蕭醒來,然後拉着他陪自己吃火鍋。當身子暖和起來的感覺,回味起來便覺得美妙無比,但現在只有一個人在學院裡逛。

    平時學院裡總會有人在忙,所以她在路上可以碰到很多熟人,但現在的小鎮空空如也,只有暗處一盆花。可阿燭無論如何叫他,他都不現身,真是煩透了。

    生氣的撅着小嘴,阿燭突然想起什麼,跑向山腰中的小白樓。她動作很快,突然也有些後悔,因為她忘記豆豆還在學院了,她應該早點回來的。果真,在小白樓前,一隻黃狗窩在原地,神情失落,只與自己的尾巴為伴。

    每日無人陪它,那盆花還嫌它笨,委屈死了。可不等阿燭喚它,豆豆已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它覺得是自己聞錯了,可又覺得不對,當即抬頭,真的見到阿燭,汪汪叫了起來。聽到它的聲音,阿燭渾身都起滿雞皮疙瘩,滿是歉意的喊道

    「豆豆,快來!」

    豆豆眼裡冒起淚花,在地上絆了個跟頭,才撲進阿燭懷中。阿燭身上的味道變了,多了點血味,但豆豆不會認錯。它在阿燭懷裡不停的扭動,激動的樣令後者也哭了出來,她不知豆豆等了多久,滿是歉意的撫摸它,溫柔的說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狗狗的壽命不比人類,但它已用自己壽命的十數分之一,用以等待自己的主人歸來。

    結印,當小獨角鯨出現在小白樓旁時,阿燭帶着豆豆坐了上去。因為阿燭當前的元氣修為已至巔峰,甚至可以操控大荒,只是她並未嘗試。之前一直被束縛的小獨角鯨,也因為她自身變化成一龐然大物,比五層小白樓還要高。

    大鯨發出空靈之聲,背若璀璨星空,極為絢爛。在那陣淒涼而暖的矛盾氣溫中,阿燭終於不再孤寂。她一整個夏天和秋天都孤單一人,在最為寒冷的冬日,終於能安心的和同伴在一起,不像夏蕭,像塊石頭一樣在在哪一坐就是幾個月。

    阿燭氣壞了,抱着豆豆生悶氣,可有的氣並不適合對夏蕭生,她也只是抱怨,等他回來,就一切都好了。

    「什麼時候和我去虛空獸的世界看看吧!」

    小獨角鯨發出清澈的小男孩聲,甚是空靈可人,阿燭連忙點頭,高興的問

    「那裡很好玩嗎?」

    「有很多大荒沒有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皇都十八號 海棠志 街口小店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王者之神秘商店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