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眼能知事劫能輪迴(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前輩,怎麼了?」

    老者開口前,夏蕭已搶先問了一句。道友閣  m.daoyouge.com作為天宮天王的存在,乃除了宮主外最強的戰力,向來穩健,處變不驚,可此時卻顯得這麼慌亂匆忙,夏蕭自然有些好奇。老者也沒作多餘無用的客套,更沒有為自己的莽撞解釋,只簡單問:

    「大荒伴獸而行,你們可有人與鯨魚簽署契約?」

    鯨魚……

    夏蕭第一反應想到的,當然是阿燭。後者也一下將目標鎖定在自己身上,因為所有來到夕曙的大荒人中,只有自己的契約獸是鯨魚。她正想說,身體中卻傳來一道聲音,盡全力制止着她。

    「不要,不要告訴他!」

    這是小點點的聲音,他此時似很着急,也很慌亂,像受到某種驚嚇。因此,話語中有哭腔也有央求之意。這等聲音夏蕭自然聽不到,但也沒直接說,因為想給阿燭一個反應的時間。可去來看她時,她強作鎮定的和夏蕭對視一眼,便極為自然的說:

    「沒有啊,怎麼了?」

    在阿燭面前,老者已不敢催動源氣。其實就算他將源氣催動,也感知不到阿燭在撒謊。夏蕭夾在中間,第一反應也問出和阿燭一樣的話,老者卻失神般呢喃,是自己太過敏感?還是那等景象,根本與他們無關?

    「奇怪……」

    老者沒有回答,準確來說是沒有聽見,便說一句打擾,似在道歉。而後便悄悄回到門後,令夏蕭和阿燭一陣詫異。本是正常的恬靜生活,此時卻突然摻進這種事,令他們極為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

    夏蕭扭頭間,發現阿燭也有點不對勁,連忙問怎麼了。阿燭受到體內星洋的影響,當即變得敏感起來,夏蕭觸碰她的小臉時,她既一瞬冒出汗來,似在做不想做之事,心焦、膽怯、使命帶來的沉重一瞬衝擊她心田,令其淚眼汪汪,甚是可憐。

    「怎麼了?」

    見阿燭如此,夏蕭豈能安心?因此問個不停,阿燭卻覺得頭疼,眼淚順着小臉往下掉。

    「別問了,別問了。」

    阿燭不耐煩的聲音里充斥着痛苦,甚至倒在地上,雙手抱着腦袋,似受某種折磨。

    阿燭平日向來身體很好,用她的話來說,在大山深處長大的孩子,總有一股頑強的生命力,像野草一樣燒不盡,春風一吹當即生,和花園裡的盆栽差別甚大,不澆水不曬太陽也沒事。但她此時疼的打滾,像受某種來歷不明的力量侵擾。

    夏蕭極為無助,看着阿燭不知如何下手,只能陪在她身邊。見着心愛之人受苦,夏蕭鼻頭一酸,眼前也遮上水幕,恨不得此時躺在地上倍受折磨的是他自己。現在能幫阿燭的,只有門口的天宮天王,但因為之前阿燭的回答,令起身走到殿門的夏蕭又走了回來。

    一直這麼等也不是辦法,正在夏蕭手足無措,只能去找前輩時,阿燭的腦海中沒有了之前意識昏沉的痛意。見阿燭停止打滾,夏蕭將其抱到床上,但她眉頭依舊緊皺,似身體依舊有些不適。

    阿燭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千萬根鋼針刺過,但還是慢慢睜開眼,對夏蕭說:

    「星洋情緒有些波動,我去安慰安慰他。」

    「好,我去問問前輩之前問那話是什麼意思。」

    阿燭點了點頭,小手緊捏床單,再一次沉浸其中。這次便不是令星洋安靜下來那麼簡單,而是要問清事情的起因。

    夏蕭比起阿燭,動作要快些,他直接開門,坐到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哥舒歌 魔劍之爭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網遊之重回歷史 魅,骨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