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又添刀下幾道魂(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火焰無情,將岳河皮膚表面的源氣盡數燒光,又大面積生出水泡,但很快被凍住。愛字閣 www.aizige.com那是深入骨髓的寒氣,岳河即便擅長用冰,此時也緊咬牙關。其實痛覺不強,可越是如此,他越擔心。這等溫水煮青蛙似的冰凍方式,會令他們落下病疾。

    岳河剛晉級為第十三重實力,自然不想就此結束自己還未輝煌的一生,便不斷以源氣反撲試圖修改這些寒氣中的源氣,令自己得到釋放。語尚言的力量與其對碰,當即從原地滲透空間。頓時,乾坤皆冷,雪花開始大肆飄動,氣溫再度驟降。

    這番動靜令夏蕭見之一嘆,哈出口熱氣。而後,他知道自己該加快速度。左手神劍反握,右手一把猩紅朴刀,兩者揮出後,令四周弟子眼花繚亂。但在其下,皆是鮮血在流淌,被揚起一個極長的弧度,似開出詭異陰邪的花,且還是一大叢。

    皮開肉綻的聲音夏蕭很是熟悉,刀劍封喉的利落他始終未忘絲毫。在大荒,他這實力已用不着持劍與誰戰,可在夕曙世界,他還差得遠。這一戰,便算熱了身,也是在夕曙世界的戰鬥開端。

    要想開創屬於自己的勢力且令其成為大荒人的避風港,戰鬥便在所難免,更難以避免和小人打交道。那夏蕭便讓他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人間修羅。強者夏蕭不敢當,但他向來是個劊子手,他自己承認。

    過去歇了段時間,夏蕭便嫌棄起自己的速度慢。可於電光火石間,手中刀劍依舊揮過百次且不停。腳掌落地,夏蕭身後已無活人,手中朴刀神劍起,再起氣浪,又掀起面前宗岳門派的弟子。

    夏蕭的第三隻眼分善惡,可善惡又有別,全憑夏蕭一顆心。因此,惡以刀劍砍殺,善以劍氣刀芒斬倒。無非是一個要了命,一個沒要命,但無人立着,以表夏蕭給自己一個的交代。

    語尚言那邊,三座冰雕朝向自己這邊望來,令夏蕭見到後,手中速度不減反快。他背後是破壞及湮滅之力的修羅,又是沉重且鋒利的金屬狂潮,因此每每揮動神劍時,都有沉重的金屬劃裂空氣聲。

    只是那把朴刀揮動起來無比鬼魅,聲響極小,似鬼神揮動無形的鐮刀,無論鐮刀是否存在,性命都將被帶走。

    刀劍下,無數人慘叫求饒,無數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可所有人在見夏蕭來,還來不及反應時,已下意識閉上眼,似接受命運的抉擇。要死要生,在那一刻已由不得他們,全憑夏蕭手中的刀劍。

    刀劍過,即便閉上眼的黑暗視野中,也可見道道血色傷痕出現在自己的軀體上。一開始還有弟子反抗,句芒等人也會幫夏蕭,可他們感知到夏蕭那渴望戰鬥的意願時皆停手,看其一個人在盡折腰的草地上扭動身姿。

    刀劍殺,又添不少亡魂。夏蕭手持刀劍過,掀起幾道狂風,令天地間多飄草芥,且有血腥氣不斷穿行。夏蕭站於一端,雖說地上很多人都沒被砍,只是遭受氣浪衝擊,但也斷了幾根肋骨,此時滿頭大汗的看向夏蕭。

    後者如鬼神,背影令人肅然起敬,心中發毛。可他的第三隻眼閉上時,刀劍也於光澤中消失不見。

    緊接,眾多奇異之獸也皆消失在原地,只留狼狽的大地證明他們曾來過。夕曙的人只掠奪獸靈為自身所用,少有與獸共舞的存在,因此可見他們是以下世界的蠻夷,但就是這等存在,戰勝了他們,令他們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岳龍三人的腦袋沒有被凍住,因此可看四周,且能思考,就是身體情況的惡化令他們覺得自己將要被廢。那等焦急,令三人七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亂界之城 再睜眼,星途坦蕩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穿越之無限錄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