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能隨行,乃我榮幸(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大海無量,此番下潛多時,卻始終沒見着底,可視野不再漆黑,因為其下有陣陣古樸的元氣光澤和五行之色。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顯然,前是清尋子的元氣,後是封印中語尚言的力量。她興許怕被後人看出,所以沒在封印中放置魔氣,否則此時的光彩還應再多一道。

    從高處往海底看,那股不時閃動着光澤的五彩繽紛之色猶如夢幻珊瑚,煞是好看。四周的主色以玄黃為基,又以異樣的白色為表,令除清尋子外的七人皆被吸引。

    這樣的海底太過奇妙,可越是色彩斑斕越危險,披着彩衣的劇毒總能致命,此時的光也一樣。它迷惑着眾人,令他們有種去海底世界遊玩的感覺,似其下建有壯觀的琉璃龍宮,乃陸上沒有的寧靜和美好。

    等再近一些,元氣引發的海流已令他們氣息漸亂,加上四周強大的壓力,令他們面色微紅。

    所幸七人之中,五位是海獸,夏蕭和阿燭也能掌控水行,否則來這都是個問題,更別說繼續往下走。這裡深的像十八層地獄,平日海獸們以這般速度下潛,早已到達海底,豈會像此時,頭望海底不可見,低頭海底又不知還有多遠。

    五人忐忑時,夏蕭和水箱對視一眼,皆在期待的盡頭興奮,又在興奮中隱隱作怕。可此行一定很有趣,說出去能讓天下人為他們懸着心。就算他死,起始大帝也得放棄念頭。在這般不懷好意的想法下,夏蕭依舊幹勁十足。

    等再次下潛一刻鐘,四周元氣靠近他們,甚至將空間絞碎。七人頓生畏懼,阿燭更是擔憂的看向夏蕭,提前為他祈禱。這裡和阿燭想的顯然不同,她以為就是海底有一道巨大的符陣,從其上的縫隙進去就好。可現在看來,一切都比想的要難,就像沒有清尋子的元氣,他們此時已被四周流動的元氣所傷。

    清尋子道一句停,七人當即聽令。不過就在此時,他們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清尋子的真身,懸浮於冒着五行元氣的裂縫上,似於海底的火海熔漿、雷海泥石中。他靜靜盤坐,不為任何事動搖,閉上的眼數月至此都沒睜開,等其釋放出刺眼的光,便是大局顛向魔道黑暗一側。

    夏蕭最先將海底的裂縫收入眼中,這是大荒身上最長的傷疤,應該是一條規模極大的海溝,不知深到何處,也不知徹底蔓延到何方。只是其上的五行元氣十分濃烈,似填滿傷疤的劇毒,強到一個極為霸道的境界,宛如能將人世萬物鎮壓,永世不能翻身,被打上消耗致死的烙印。

    夏蕭恍然大悟,他一直很好奇語尚言為何不殺了他們,現在看來,這些封印便是最折磨人的殺招。可雀旦吸收了下等世界修行者的性命,以此活命。而起始大帝,想必也通過了某種招數,才活到今日。雀旦說他和大海同歲,可夏蕭不信。若是那樣,他就算為了自己的族人被封印,也早該逃出去,不能一直被封印。

    起始大帝的確出過封印一次,那是夏蕭第一次見他,可後來又被語尚言封印。如此分析,夏蕭又找到一個語尚言實力依舊很強的證據,他才不信那股力量來自他身上的烙印。

    作為同樣掌握完整五行的人,夏蕭此時最為震驚,因為師父身下的五行元素,乃他施展不出的高難度元氣。

    這些元氣有着自身特徵,還高度凝縮,成了自然中的五行元素。即便過了三萬年,也依舊是他無法匹敵的存在。由此可見,月亮上的語尚言不一定真的奄奄一息,說不定現在就在等着自己變得更強,然後將自己吸食。而自己身上的封印,就像盒裝的果汁,錫箔紙難以被扣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穿越之無限錄 北風歸 亂界之城 你所謂的所謂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