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埋葬於時間的往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昨晚,夏蕭給阿燭講了自己心中的詳細計劃,令坐在床上吃零食的後者一次又一次顛覆自己原本的認知。筆神閣 www.bishenge.com

    去封印下找起始大帝未免太瘋狂,可夏蕭有師父在身後,還算自信。就算自己勸服不了,也不至於丟掉小命。起始大帝當前不突破封印,肯定是實力還未完全恢復,但想趁此機會殺死他也不現實,因為據夏蕭推測,師父應該難以穿過封印縫隙。那種危險之地,實力太強者擠不進去,實力太弱者又會被絞碎,只有他這個實力恰好合適。

    因此,夏蕭決定去東海走一遭,和阿燭一起!

    這天,夏蕭站在後院,面朝東方,呼喚起師父。這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溝通方式,似一種微弱的力量在空中瞬間傳播萬里,但夏蕭始終沒得到回覆,便施展起溝通符陣,結果亦然。現在的清尋子忙於東海,沒時間接收每一道朝他而來的訊息,因此夏蕭想到廖師叔。

    作為走首教會的管事,廖賽和副教皇無異,他肯定有聯繫清尋子的方法。果真,在夏蕭和阿燭走進皇宮,找到他時,東方很快有一道元氣波動飛速掠來,速度可謂追星趕月,令廖賽見一眼,微笑道

    「我先去忙了,有事叫我。」

    「多謝廖師叔。」

    「客氣了。」

    廖賽大概能猜到教皇大人是何等的欣喜,在夏蕭面前,怎麼也不會像上次那麼嚴肅。能有這樣一位徒兒,是每一位師父的幸事。若是他有,肯定也會很樂意的晝夜為其考慮。可夏蕭這樣的徒兒實屬難得,不說萬中無一,普天之下都難出第二人。

    見廖師叔走後,夏蕭拉着阿燭,走到偏殿旁的一個小院,等着師父到來。不過半個時辰,夏蕭和阿燭當即行禮以待,尊貴的教皇沒有像上次見面那麼嚴肅,由撕裂的空間出現後沒有二話,張口便罵

    「臭小子,真不讓我省心!你怎麼敢提出那種計劃的?你可知現在天下人皆瘋,恨不得有個所謂的救世主犧牲自我,拯救大荒。而你倒好,削尖腦袋往前沖。起始大帝三萬年的怒火,豈是你三言兩語就能熄滅的?」

    「師父彆氣,你都同意了,我就去試試,不會有事的。而且我並非讓他放下仇恨,我確實沒有那樣的本事,我只是讓他把仇恨轉移,有事去找語尚言,別找我們撒氣,我們承受不起。」

    一想起師父和語尚言的歷史往事,夏蕭就隱約覺得自己有些不敬。那語尚言,他恐怕得叫聲師娘,這是比人皇和靈契之祖更貼切的稱呼。可清尋子似沒怎麼在意,只是把過往的情緒壓在心底,此時沒好奇的哼道

    「我同意還不是因為你起了個好頭?從那時起,世上很多人便不在乎你的死活,只想讓你成功,可這件事的成功幾率太小。若有半點差錯,你就等着這小妮子給你哭喪吧,到時你後悔都來不及!」

    「前輩,我也要去。」

    阿燭一本正經的樣令白須老翁吹了吹鬍子,可她依舊堅定不移,令他有些衰老的臉上不再像以往那麼紅潤似為童顏。

    「我的小姑奶奶,你們別為難老夫了,老夫哪有那麼厲害的本事,把你們三人一起送進去。你們真以為那封印很好撕開裂口?就算有天然的裂口,你們進去也需要極強的元氣保護,強不得又弱不得,而且海里本就行動受限,你就別添亂了!」

    阿燭小臉一橫,她才不管,她就要去!夏蕭都答應了。後者坐在石椅上,沒有將師父說的話放在心上,因為他相信師父有那本事,所以轉移話題,關注起另一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皇都十八號 彩色青春不打烊 亂界之城 穿越之無限錄 致我的預言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