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此去南方敬海棠(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清尋子四人當之無愧為正道最強戰力,眾人聚集時,自然而然將期望放在他們身上,希望他們能戰勝黑煌四魔,然後南下斗雀旦,令人間重享太平。一筆閣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可現在別說雀旦,就連四魔,他們都鬥不過,甚至逐漸展現出不敵。

    寂靜世界中,清尋子四人站於一方,對面四魔和他們開始一場無比緊張的對峙,即將開始最後一段殊死搏鬥。

    間隙中,清尋子看一眼下方,無數人影在寂靜世界中不斷涌動,半透明而又抬起頭。那等濃烈的情緒,令其道:

    「你魔道大軍,終被毀滅。」

    「再狂都要輸了。」

    隆熊喘息時動靜極大,似天地為之一同呼吸。可黑煌面色依舊平淡,不喜不怒的說:

    「我們四人還在,便不能算輸,倒是你們,人再多都贏不了!」

    她心中有着別致的計劃,即將施展,震驚眼前四人,但當前不動聲色,擺出再戰的模樣。

    之前的戰鬥中,四魔受了些傷,清尋子四人亦然,甚至因為魔氣對元氣的壓制所以傷勢重些。後者的狀態並不算多好,此時手持蒲扇,裝着酒水的盈葫破裂,其中酒水灑了不少。可當前一口氣將其灌下,精神煥發,就要再戰。

    欲要多言也無言,他們之間是生死對峙,誰都不會留手,可身形向前時,臉色都不算好看。清尋子本是符師,雖說戰鬥技巧不比武者弱,可現在狀態不佳,雖說一吸一納元氣便能保持充盈的狀態,但精神狀態不好,有些乏累,動作緊接緩慢,顯得有些招架不住對方的攻勢。

    相比之下,黑煌的戰鬥狀態要好很多。畢竟魔氣使用起來,能在無聲無息間將元氣壓制且部分吸收。

    一道氣浪散開時,忽得擴散出數萬米。汪遠柯站於其中,手持玉劍,風流倜儻。他是手持玉劍的老劍客,風度翩翩,器宇不凡。他已忘記自己多久沒戰鬥到此時這種狀態,可身為劍士,身上傷痕越多,鬥志越強,揮手間便可撕裂乾坤,威力也更大。

    「你的劍氣很鋒利!」

    伽羅鳥由衷讚嘆,但汪遠柯並未回答,他不屑於魔道人的讚賞,只有將其魔氣撕碎,才不妄這麼多學院人犧牲。伽羅鳥身旁的黑鴉依舊遮蓋天蒼,可清尋子身邊也有玉色劍氣成頭頭大鳥,以尖長似刀劍的喙欲將世間萬物刺穿。

    兩群飛禽對峙時,一瞬而發,猶如兩軍箭矢,瞬間劃破蒼穹,向彼此而去。可它們難以將對方盡毀,只是不斷對碰,叫聲嘈雜。汪遠柯在其中猶星辰點亮,快速移動,這邊的身影還未消失,身體已出現在另一處,並斬出手中的劍,將蒼穹劃破時,怒斬陰邪。

    汪遠柯不太愛說話,隆熊倒相反,這個心思與外表嚴重不符的男人總粗聲粗氣,但心思細膩,此時知道自己戰不過,也不硬着頭皮上,而是保持着大致的狀態,不令伽羅蛇打擾其他人,但也絕不冒險。他從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這一點,倒和夏蕭很像。

    和隆熊處境差不多的便是左繡芳,以她的實力,本不該至此,可與黑煌交過幾次手的她,不甘心只在外面對付雜魚,且這裡需要人手,她自然義無返顧的向前。只是當前戰這旱魁,也沒有把握將其勝過。

    比起黑煌和伽羅倆兄弟,旱魁的實力只能算一般,但左繡芳木行的元氣在此顯得有些弱勢,因此一直落於下風。她的輕甲不知已碎多少套,此時更是揚起大風,又吹襲花瓣,以此不斷發起攻勢,恨不得將寂靜世界完全顛覆。可當前的戰鬥,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諜戰情網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街口小店 北風歸 天諭召喚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