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瑪麗喬亞(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測試廣告1風平浪靜,天朗氣清。筆硯閣 www.biyange.net

    高文沒有和波特文帝國的皇室成員同船,而是等上了海軍軍艦,拉了把椅子,現在就在甲板上坐着,算是懷舊。

    至於這符不符合規矩,誰去問,誰敢問?一眾海軍在忙着手頭上的活計的同時,也在打量着這位登上軍艦的背劍高身客。眼神中,既有崇拜,又有敬畏。

    對於海軍們看向自己的眼神,高文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自己總不能強行改變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也只能隨他們去。反正,這些年自己也習慣了,接受他人各種各樣的眼神。

    而且,就算自己還是海軍時,因為各種自己都不想要的經歷和升官速度,好像也不比現在好在哪去。

    一行人浩浩蕩蕩,在廣闊的大海上航行。波特文帝國的旗幟隨風飄揚,這絕對是它最威武的一次。

    一路上,就算那些被標註出來的危險地段,看到這面旗,海賊們也退避三舍。

    犯不着,為了搶劫一個偉大航路隨處可見的國家船隊,就冒着招惹一個王下七武海的風險。而且,那個王下七武海的殺性可不小,那可都是一次次殺上來的凶名。

    由於有波特文帝國的私人船隊,他們並沒有走無風帶,而是令選了一條航路。不過,這也只是多耽擱個大半天的時間,根本無傷大雅。

    事實上,高文早就待的無趣。因為要遷就波特文帝國的船隻,就連軍艦都沒辦法全速運行。這讓習慣了審判者號高速航行的高文直呼無聊。

    要不是需要和他們在一起,才能有進入瑪麗喬亞的資格,他早就讓波特文帝國的船隊放出自己的審判者號,自己先行前往香波地群島等他們了,哪裡還需要在這裡坐着。

    此時的高文,正手持一把魚竿,坐在海軍軍艦的船尾,看着還算平靜的海面。他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些人海釣,會有海王類跑過來咬鈎。

    講道理,海王類應該是不吃魚食的吧。這到底是人的問題,還是……海王類有問題。

    反正,高文是從來沒有遇到過。而他釣上來的魚……也少得可憐,只有臭魚爛蝦兩三隻。

    這可以說是高文自學會海釣以來,成績最慘的一次。思來想去,高文只得把這一切歸結到,是這艘軍艦的風水不行。

    玄學嘛,自己都在這裡生活五六年了,奇人異事也見了不少,還有什麼信不信的。反正有事情解決不了,就往那上面一推,多簡單輕鬆。

    本來因為無聊才和那大鬍子海軍那裡要來了一根魚竿,結果過來這麼長時間,自己一低頭還能看見桶底,這叫個什麼事。

    就連周圍那些海軍還時不時投來的目光,高文都覺得帶有了一些嘲笑的意味。儘管他心裡明知道,沒人敢產生這樣的想法。

    濕鹹的海風拍打着高文的面孔,再睜眼,高文整個人的氣勢都為之一變。

    魚線筆直的垂落在海面,高文輕輕往上提鈎。銀白色的魚鈎反着陽光,一時間有些晃眼。

    幾滴水珠重新落回海面,魚線向上彎曲,軍艦上眾多海軍迅速回頭。一股磅礴的劍意出現在船頭,軍艦後方的海面沿着剛才魚線彎曲的方向分開。

    魚鈎落在甲板上,隨它一同落下的,是難以計數的「魚獲」。被送上天的海水如雨降下,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向高文,又奇奇轉頭,不再去看。

    波特文帝國船上,奧斯頓國王伸手,仰頭感受着頭上的雨點。一群侍從慌忙

類似: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