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十二章 我以我血薦軒轅(三)(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測試廣告1「我是小山子呀,邢萬福是我舅!唉呀媽呀……我說彪哥你不認識我了咋的?……」小山子抹了一把嘴角邊的麵包渣之後說道。燃武閣 www.ranwuge.com

    「原來是你個小十三崽子呀,一掉腚兒的功夫都長成大小伙子了!你個小癟犢子不在家好好待着過年,遙哪旮沓瞎跑啥?……」王三彪子終於認出來眼前這個胖乎乎的小伙子正是自己科長邢萬福的親外甥小山子。他這才罵罵咧咧的把「三把盒子」又插回木殼內。

    「我饞他家的『洋蔥芝麻猶大列巴』了,買一個拉拉饞咋的?不信你嘗嘗,那是賊啦好吃,吃了這頓想下頓,不信你嘗嘗,彪哥又不是外人兒!……」見王三彪子認出了自己,小山子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他甚至有些後悔不該急三火四的把情報吞進了肚子裡。小山子十分機靈的掰下一塊兒「洋蔥芝麻猶大麵包」,透着極為親熱的送到王三彪子嘴邊。

    「一邊啦姍着去!臭嘚瑟啥呀!……」王三彪子把腦袋扭向了一邊。

    那個豆杵子似的小日本鬼子憲兵上士見王三彪子把「三把盒子」又插回木殼內,把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用「30年式友坂」刺刀一指小山子,仰着腦袋用「協和語」問王三彪子:「王桑,他的,什麼地幹活?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壞了,死啦死啦地!……」

    王三彪子強忍怒氣,點頭哈腰的對小日本鬼子憲兵上士說道:「呵呵……大竜太君容稟,這小子不是外人,是我們科長邢萬福的親外甥,是大大的良民!……」

    原來,這個豆杵子似的小日本鬼子憲兵上士就是解耀先在中央大街「英雄救美」,解救了山口莉奈,又被幾個小日本鬼子浪人糾纏時,給解耀先解了圍的那個憲兵隊上士大竜裕吉。

    這個時候,伊凡諾夫已經檢查完了幾個猶太人的身份證,揮了揮手,讓幾個猶太人走了。

    大竜裕吉歪着腦袋惡狠狠的盯着王三彪子,半晌似乎才聽明白王三彪子說的是什麼。大竜裕吉一瞪眼珠子,一槍把子搗在王三彪子肚子上。王三彪子疼的「啊」的一聲痛叫彎着腰就要蹲下來。沒想到大竜裕吉打人沒過癮,又是一槍把子砸在王三彪子的額頭,把王三彪子砸的朝後一仰,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倒。還好,大竜裕吉只是想教訓一下王三彪子,根本就沒用力,只是把王三彪子的額頭打起了一個大包。否則,王三彪子的腦瓜子得開瓢兒。

    大竜裕吉調轉「三八大蓋兒」,「嘩啦」一聲推上子彈,對王三彪子罵道:「ばか野郎!……你的,大日本皇軍,要忠心!忠心邢桑,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壞了,死啦死啦地!……他們的,什麼說話的不可以。統統的,憲兵隊的說話!開路一馬斯!……」

    「哈依!……」王三彪子不敢去揉腦袋瓜子上的大包,齜牙咧嘴的「啪」的一個立正,接着把腰彎的快成九十度了,恭恭敬敬的說道。可是王三彪子的肚子裡卻把大竜裕吉家的十八輩兒祖宗中的女性都關懷了一遍。只不過,王三彪子腦袋上被大竜裕吉打出了一個大包倒成了他向邢萬福哭訴的理由。那肯定是他如何奮勇相救小山子,可大竜裕吉那個小鬼子就是不給邢科長面子,還把他的腦袋打成這樣。老話說得好呀,這打狗還得看主人呢。這一來顯得自己對邢科長忠心,二來嘛,也給邢萬福和大竜裕吉這個癟犢子拴對兒了,讓他倆掐去吧!

    就這樣,小山子和另外兩個苦苦哀求的中國人一起被抓進了小日本鬼子憲兵隊。一進大門,啥也沒問,上來就是一頓胖揍。這小日本鬼子憲兵的手夠黑的,

類似: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