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15章 乾飯人(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慕家。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

    「這二皇子,真是不知所謂!我兒清風明月,他竟將你與季家那個季千璃相提並論,真是欺人太甚。」

    慕家主掀翻茶杯,怒不可遏。

    「父親不必動怒,此事季家已經處理,外人並不會盯着那一兩句話,我與季家三小姐清清白白,沒有的事也不可能無中生有。倒是今日,三小姐的處理方式,讓二皇子丟盡了臉面。」

    慕白唇邊散開一抹笑意,淡淡說道。

    「本就是二皇子不仁在前,季家如此無可厚非,但是二皇子如此愚蠢,為了退婚,竟不管不顧慕家的顏面,這事兒,非得要皇室給個說法才是。」

    慕家主冷哼一聲。

    慕白搖了搖頭,他倒是不在意這些,只是季千璃如今,和從前似乎是大相徑庭。

    這個少女,失蹤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

    「想必此刻的二皇子,正在接受皇上訓斥,為了安撫兩家,皇室這幾天必定會有所行動的。」

    慕白手指隨意在桌上點了幾下,安撫慕家主。

    他倒是不在意外頭的流言,本就沒什麼不是嗎?

    「唉,這個二皇子啊,恃才傲物,遲早要翻跟頭,今日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慕白的話像是一股清泉,竟是奇蹟般的讓慕家主平息了怒氣,他滿意的看着自己的兒子,這皇城裡,也就老季家那季千琉能稍微與慕白比一下了。

    「我去修煉了,父親,為一月之後的大比做準備。」

    慕白嚮慕家主行禮道。

    「去吧,為父相信你的能力。」

    另一邊,退了婚的千璃美滋滋。

    現在只需一邊暗中觀察季棠雪在搞什麼幺蛾子,一邊專心準備一月之後與大夥兒的比試就可。

    木杭與落櫻在季家閒着摳了一天腳覺得無聊,第二天一大早就溜出去了。

    本就是客人,他們去做什麼季千璃自覺無權過問。

    那日聽說青嵐學院的導師大概一兩個月就到皇城,想必大哥與木杭二人,就是先一步離開學院的。

    她對青嵐學院的招生沒什麼興趣,在這裡,並不只有進入青嵐學院才可以走上強者之路。

    她要走的,註定是一條干架之路。

    所以,老爺子今日特意將季家最牛逼的武師叫來,一對一指導千璃。

    叫季四海。

    這四海武師與老爺子一樣,一張撲克臉,黑沉沉的,一看便不是好說話的。

    「她交給你,一月之後,不要讓她輸得太難看。」

    老爺子一如既往的高冷,言簡意賅交代了幾句之後,看了千璃一眼便揮揮手走了,沒留下一片雲彩。

    「千璃,四海導師也是當初教過我的,曾是爺爺在站場上的副將,後來戰事平定,便自請呆在季家做個啟蒙導師,實則與爺爺是生死之交,僅一步之遙便能踏入武王境界。」

    季千琉小聲說道。

    這麼強?

    「三小姐,這一個月,便由在下教你。」

    季四海開口,聲音如他的臉色一樣,冷冰冰的。

    季千琉給了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拍拍屁股走人了。

    起初千璃還不明白

一隻村花作品:鬼王大人別煩我  
類似:悍夫想吃窩邊草 閻王重生 小人物,大意志 離恨神 一切從貞子開始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